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叶蓝]死如生之地狱 07

谜面逐渐要揭开了呢!

本章方锐大大特别出演。


-

07/阑珊处,寻不寻?

    

  老实说,蓝河没想到能看到这样子的叶修。

  从自己的人生清零、重头来过开始,能够记得的第一个有名有姓的人物,可能说对他有些雏鸟效应也不为过吧。

  因此他的一举一动,模样声音,也都记得相当清楚;而且不自觉地会赋予大神光环,总是显得神秘而高不可攀。

  但眼前的这个模样……实在有些超出想象之外。

  太真实了,好像真的是他,不受控制,拥有真实的自我;这是个梦境的结论,我不是从刚刚的那本地府旅游手册上得到证实了吗?

  

  他走到跟前,从蓝河静止不动的身体里穿过了,将他所依凭的气息搅得像一阵水中的倒影。他占据了蓝河想要打开电脑的书房,关上门,打开了电脑;跟着摸了一包烟,就在那一根接一根地狠命地抽着,直到整个房间也拢了一层呛人的白雾;蓝河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都要和烟味融为一体了。

  真想拎着他耳朵说,喂我没太多时间在这闲晃啊,我还忙着要拯救世界呢——虽然实际上拯救世界的就是眼前这个人,自己最多只是打打下手;但人生归零后的第一步,能从拯救世界开始,毋庸置疑也是我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啊。

  但看着他这副样子,又不禁觉得,拯救世界,好像也不急在这一时。

  蓝河有些怔忡地坐在另一张空置的电脑椅上,半旋过椅面来望着他。喂,真有这么一个人吗?和我有着这样的牵绊联系、或是误会错过,与我平分了生活的所有,又为我的离开感到如此难过?喂,告诉我啊,我为什么会离开这样的人?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做些什么、好让他从这份痛苦中解放出来?

  椅子在毫无外力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微微旋转。这细微的动静仍令他猛地抬头,当然看不见蓝河的所在,只能看到似乎转了半圈朝向他的椅芯,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按在转椅的扶手上;蓝河的手也放在那里。感到对方的手掌叠上来时的温度,交错融合,十指和掌心朝着相反的方向嵌在一起。

  奇妙的、突然涌上的想要落泪的冲动;有一种巨大而怪异的感觉攫住了蓝河。好像这微小的、不为人知的动作起到了什么效果那样,他转过头去,在电脑上敲击了几下,调出了某个页面。蓝河凑过去,看见似乎是他俩的聊天记录,他将滚动条停在最后,看着停驻在某一时刻的对话,将手中的烟蒂摁灭,双手放上键盘,向对话框里打出永远也不会收到回复的话语。

  你在哪?快回来……

  蓝河怔怔地望着对话框里显示发送成功的话语。不知道是不是主观的因素,他在意到那上面对话人的名字也叫蓝河。是潜意识吗?还是巧合?

  虽然迟到了很多,但我确实收到了这条留言,尽管是以现在这种怪异的形式,蓝河想。

  他看着不再有答复的对话框,好像在静静等待着什么错过的回答一样,一动不动。

  尽管知道不过是用自己的记忆和幻想架构出来的人物,仍然为他那失去生气的表情感到由衷的心痛。

  如果我想回复他的话,就像刚才想象杂志内页一样,只要想象屏幕上出现留言的答复,应该就可以拖动光标,留下字符了吧?

  但应该说点什么?“我已经死了所以没法见面了真对不起”?“接受现实吧别难过了忘了我再去找一个好的”?

  收到这样的信息、鬼才相信是本人发的啊。

  即便相信了,让他抱有更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是更为残酷吗?

  虽然我现在就在这里、近在咫尺的距离,但那明明接收到了的信息,却再也没法回复出去了。

  在名为蓝河的对话框里,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那空白的底端始终停滞在那里。

  啊——啊,可恶,开始明白那个旁白所说的意思了。这样看来,比起干脆利落的死亡来说,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才是人间炼狱啊。要么是我、要么是他,我们总要有一个选择放手,选择忘记。

  

  -

  王杰希挑起他小眼睛那一边的眉毛。

  “为了一个小鬼?”

  叶修绕着蓝河消失最后定点的电话亭查看痕迹,“再怎么说也是我职工嘛。”

  “你还有挺多后备职工在奈河里烧着,捞上来也能用。”

  “人不能见利忘义,见异思迁懂不懂?”叶修一本正经地教训,“我觉得他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听起来好像你挺有节操似的。”

  “哥的节操,天地可鉴啊。”

  苏沐橙坐在梯子上,手里点着一盏引鬼灯,听他们没营养的对话,支着脸颊。

  “为什么是‘蓝河’?”

  叶修循着表盘上的踪迹,断开的地点显示在这里,大幅度的指针起落说明最后遭到了意料外的状况,而表盘没有变灰说明并不是被厉害的驱鬼师、法师之类打得魂飞魄散了,倒好像是像去了什么接收不到信号的地方。他对苏沐橙的提问不甚在意地哼了一声。

  “什么?”

  女孩荡着脚,双手支在膝上,捧着有些发圆的脸颊。“你呀,很少会给‘使鬼’起名字吧。”

  “噢,也没什么,因为挺稀罕的,所以一时起意……”

  “……稀罕?”

  “白屁股瓣儿……”

  “嗯?”

  “咳……我是说,‘白魂’——洗了不掉色,喝了汤过了桥沾了水,还这么像人。”叶修咳嗽了一声,撵着手指上沾着的法术阵的余烬,“他被那缹锅烧成了一碗骨头汤又聚起来,还记得往锅里找什么东西。”

  “找什么?”

  “谁知道呢,”叶修摇了摇头,“即便是有,掉那锅里也该烧干净了。”

  “能喝了孟婆汤还记得的东西,想必很重要吧?”

  叶指导不置可否:“那也说不定,也可能是像自拍这么没用的技能啊。”

  不过还记得的,不管是自拍时的酷炫姿势、反正已经归别人的银行卡密码,还是什么山盟海誓,其实通通没什么卵用;过了桥那一头不同的路,换了不同的躯壳不同的新生,也就成了不同的陌生人吧。前世的约定,来世的许诺,早见得太多;那些约定桥头等三年的人,即便负心薄幸地忘了,不过也就是在这水里再泡上三年,权当惩戒;等泡完了,还不是各走各的去路?

  再重的罪也有赎完的一刻,再深的牢狱也有坐穿的一天。漫漫长河之间,其实只有这些地府掌鬼人的时间是静止的,其他的都是过客,是流动的,不断朝前的。

  “说到底,能转世投胎的家伙,也挺幸运的不是吗。”

  “所以说你放弃了吗?”有个声音突兀地插话进来,“也对啊,那么辛苦还不如当你的终身制公务员呢,对两边都好。”

  叶修头也不抬,嘴角轻微地一撇:“放弃?怎么可能。哥字典里压根就没这俩字啊。”他抬起头,看着突然出现在电话亭顶端的家伙,他是从楼房的二楼平台上小心翼翼拉着电线溜下来的,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一点儿也不像个地缚灵。

  “唷,敢情还真以为你走的是热血男主路线?”方锐笑嘻嘻地说,他像是洗澡前试水怕烫那样踮着脚尖,站在高处怎么都不下来。“不过既然你没心没肺只顾自己地不放弃,我也就顺水推舟乐见其成地告诉你个消息好了,”他眨眨眼,“毕竟,地缚灵都不怎么见得别人好——在这点上,我俩挺相投的。”

  “臭味相投吗?”叶修笑,“你家老林呢,你俩闹别扭了?”

  “呸,你当我是你啊,”方锐大力反驳,看着叶修吃瘪免不得要秀一下,“还不是为了帮你,我花好大功夫才把他支开。这到处业火纷飞的,我要是被烧着了那岂不是白吃了当这么多年地缚灵受的罪,他恨不得把我捧手里怕摔着,含嘴里怕化喽。”

  “别开黄腔啊,我这执行公务呢,你有话快说。”叶修隐约感觉到这事儿跟蓝河有关系,“老林的辖区调到这一片来了?”

  “啊,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方锐抓了抓头发,他环视了周围这一圈职业半职业的灵魂工作者,“你们在找蓝河——是吧?我知道他去哪儿了。……是老林把他带走的。”

  叶修难得直起身子来了,他仰着头看电话亭顶上的地缚灵。“怎么回事?”

  方锐烦躁地出了口气。“这事儿他瞒着我做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猜——他大概和什么人达成了某种什么协议,而且不太想让我知道。他最后,特意用‘传送’把蓝河移到这个电话亭里头,应该就是为了和对方配合吧?讲真,要真是他自己绑架个小鬼,正常情况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但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可能他想让我——能够不当地缚灵了去转世投胎什么的,所以跟某人做了交易。你懂得,他那可怜一根筋守旧观念,唉。搞得跟他是我爸一样,总觉得是为我好,好像我是翘家私奔的高中生,而他要对我未来负责任。”他顿了顿,仰着脖子露出脖颈中间一截雪白好看的颈线,“怎么会这么傻,你说这人。”

  “不能啊,”叶修奇怪,“我明明把你俩的红线捆成死结还绕成了线团,除非一把火烧了否则没法解开。”

  “大哥,先不说但凡能系上的线就一定能解开。何况你现在也不在岗了,”方锐拖了长音,里头藏着点无奈,“现在嘉世司里管感情线的,可不是你了啊?”

  

  没错,这里的没错是指你没有看错——在这个奇葩又不靠谱的设定里面,就像地府里的各司主要负责现世里人们灵魂的惩罚一样,现世里面也同样有负责调控人类各方面生存数值的主管部门存在。——这个部门就叫做“嘉世”,“创造美好世界”嘛,多好的名字。

  而感情线是嘉世主管部门里最大的一头;老实说除了感情以外,也没什么要他们管的地方了,人类是很能自我夺权的一种生物,尤其在活着的时候,他们掌控主导权。但现下生意不景气,大多数嘉世的工作人员都会在各大网站兼职一些情感板块或是开星座专栏,毕竟运势走向啊情感分析啊之类的,本来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曾经我们也是人类需要顶礼膜拜连皇帝也得三跪九叩的部门啊,现在为了混口饭吃却只能来干这个,他们郁卒地想。

  都怪那个什么人定胜天的口号。

  还有破除迷信和废四旧。

  最郁闷的是他们不怎么相信一对一的那种分析,危机预测也不受欢迎,因为不能具体到每时每秒;但人们却十分相信将人分成十二等份后得出的综合性结论。为了能够完成工作,嘉世里的风气越来越偏向西方占星术——还不是真的那种,因为真的太复杂了没几个人想看;总之,人们只要你能告诉他们明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容易赢得好感、带什么样的配饰能够增加幸运就够了。就算你告诉他们明后天就有人类毁灭的大危机,他们也丝毫不会在意。

  这实实在在只需要某种——心理技术,或者语言技术,讲得再难听一点,对于嘉世的成员来说,简直算得上是完全背离本职工作的诈欺了。但这么做不仅轻松,而且还挺容易就能保住一定的‘人气值’(这货跟地府工作人员吃饭维持生命运行和使用法力所需要的‘恐惧值’是一回事儿),所以大家也都乐得继续下去,没几个人在意和谐啊调和啊美好世界啊之类的最初命题了。

  当然里面也有人不合群,嗯,你们看到了,那个人最终被寻了个由头下放到了地府,当一个明面上啥权没有,实际上累死累活的苦差——“地狱精神文明建设特派审查指导员”。

  通称“地精指导员”。

  

  ……回想完毕,叶修长长地吐了口烟。林敬言的本事当个土地实在是为难他,但这还不是被这小鬼给缚住了嘛。叶修还在地上当差的时候,他俩有阵子就住隔壁,平淡日子过得挺合衬,比人间烟火还要人间烟火。

  也许就是看他俩看多了,觉得自己能有一份也不错,莫名地就生出这样毫不切实际的想法来了。

  “不得了啊,都学会大义灭亲了。”叶修说。方锐的信息来得及时,如果他揣度的没错,那么看来掳走蓝河的就一定是嘉世的人;那能掳走所采用的方法,也就是嘉世的方法——他对那太熟悉了。

  按照这个方式再去查一次法术余烬,果然在里面找到了林敬言的蛛丝马迹,但没有嘉世的。……为什么是电话亭?这里有什么触媒吗?

  “我来跟你透底,可不是要灭他,而是希望你——之后还能让我跟老林一块儿。我不贪心,就现在这么着也就够了。”方锐耸耸肩。“不管老林怎么想,我是不走,当地缚灵没什么不好。”他顿了顿,“而且,毕竟欠了人情,总得还上。”

  “哟,你记得要还我人情了?你不是说你是地缚灵不是人、所以根本没有人情一说吗?”

  “又不是还你的,”方锐切了一声,“是还小许的啦。那天他好心给我做了炖菜——虽然我根本不能吃。你不知道,我真花了好大功夫才瞒过去啊,他还以为是自己手艺不好,难过了好一阵子呢哈哈。”他趴在电话亭上,闪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好像窥看了底牌后打算出老千似的按捺不住的模样,“喂,老叶,你找到小许了吗?”

  被问话的人微微一顿,仿佛终于有些挫败了:“没有。”

  “别着急啊,慢慢找,”他果然认不出了蓝河了,方锐想,我该怎么提点他一下比较好?“你听过一首诗吗?‘众里寻他千百度’——嘶!”他张开嘴,灵巧的舌尖焦黑了一片,他朝叶修吐了口唾沫,嘴角咧开弧度,用气声拼着口型,“我不说了,你懂得。”

  这说明他企图泄露‘天机’。这也是嘉世主管的内容之一,毕竟占星算命、预测吉凶这回事比较容易触线,倘若啥都告诉了人类那还活个BALL啊,这生存ONLINE游戏也太简单了吧。所以他们总是设置关键词(当然比网上审查肉文那种来的聪明多了),防止工作人员不经意向人类泄露天机。加个关键词的权限甚至都不用通过老板,一个主管或者经理都可以搞定。

  方锐说的话虽然只是擦边,但显然触及了某些‘关键词’;而他说的与人类未来啊世界和平啊幸福指数啊都完全没有什么关系,可见关键词的主体是被某些掌管权限的人私自添加进去的。

  叶修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拿起电话亭里的电话听筒,对着绿不溜秋的电话机身敲了敲。

  “给我回拨。”

  绿色的机身里传来吱嘎嘎的响声。[呃,为防你是个从未打过公用电话的人,我在这里直说好了,先不说你根本没有投币或是刷卡……本机根本就没有回拨功能啊。]

  “哦?是吗?”叶修十分淡定地同电话机对话,他打开电话亭的门朝外面探头:“沐橙,——把千机伞拿给我一下。”

  [你……你要干什么!]

  “没有回拨功能的电话机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吧。”他笑眯眯地把伞口对准过去,哗地一下子从伞尖露出黑洞洞的枪口来。“我看看啊,就用反坦克炮好了……”

  [等——等等!!!我……我忘了我是有回拨功能的!我回拨就是了!!]

  “……乖啊,这才对嘛。”

  

  刘皓万分郁闷地坐在嘉世总部的办公室里,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错,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都搞不定,反倒让他动用“梦境主权法则”把自己赶了出来。该死的,为什么会出这些事?怎么阴差阳错的,又让这两人碰到了一起?他叶修凭什么就这么好命!!明明、每天有近十五万的灵魂前往地府,为什么偏偏会拣他俩都在的时候发生了事故?可恶——一定是他们偷藏了什么可以联络的东西、或是增加概率的物件——必须要找出来!

  只要能找出来,这一次一定能彻底打垮他!刘皓心想,哼,我看你不是蛮喜欢的吗?你就安安生生地在地府里,做一辈子时间停止、无欲无求的地底人吧!

  

  铃——

  桌上的电话响起来。

  谁啊三更半夜打电话来!刘皓几乎是跳着拽起电话线。

  “喂!不好意思这里是‘星跳砰砰撞’APP但我们还没上班,约稿请在工作时间洽谈!!”

  [啊。好久不见,]说曹操曹操也到的太快了,对面清晰地传来熟悉至极、熟悉到足够让他寒毛直竖的烟嗓,[果然是你啊,还在弄那个骗人的爱屁屁?我猜亏损的厉害吧?]

  “你……你你你——”

  叶修拔了口烟。

  “我都找到你头上了,再玩下去就没意思了,人还我吧。”

  刘皓咬紧牙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叶修呵了一声。“忽悠哥你还差一万年。猜到是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一个人界的衙司本来管不了鬼界的事儿,所以才要土地帮忙;但你能把鬼给陷住让我找不着的办法用脚趾头想也就知道了:在嘉世下辖的范畴里面,唯一人鬼能够交集的地方,就只有‘梦境’了吧。”

  刘皓哑口无言了好一会儿,突然灵光一现,大笑起来。

  “啊,没错,是啊,叶队您说得真是太对了。”他甚至装模作样地鼓掌起来,“但现在同时进行的梦境有三亿场,你没法一场场地找过去;当然,本身我作为主梦官,手里牵有能够返回的‘丝线’。但很不幸地,你那位临时工先生似乎有些小聪明——他居然把我从他的梦里赶了出去。要知道,他本身不像其他人那样,梦境有能够依托的自身大脑作为实体,他的‘梦境’本来就是依托于我架构的——但这小子居然把我赶了出去……”说到此处,他得意地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我刚刚怎么没想到,我还烦恼什么呢?

  他像打了胜仗的公鸡那样最终骄傲地宣布:“你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吧?”

  鬼是不会主动做梦的;因为没有大脑可以叫他醒来。

  而缺乏实体、陷入梦境中的鬼……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将它唤醒?


评论 ( 16 )
热度 ( 219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