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叶蓝]秘密茶会[FIN]

应台湾叶蓝茶会邀约写的COSER表演脚本。

茶话会的COSER都超赞!惊呆了我=W=

好羡慕能去茶会的亲TUT

因为是表演脚本,所以不要奇怪这人手一句的对话啦=V=

但我还是按照习惯写成了小说的形式。

没什么技术含量,为了能让这么多人每个都有梗已经要了我的命。

不过挺有意思的,但愿博君一乐~

-

这两天叶修不得闲,他只要一往电脑面前坐,自家那口子定会疑神疑鬼地凑过来,先在他周围打转,然后目光如炬地审查他开的文件夹上的网页,最后憋不住把他挂椅背上的外套也拿起来,几个口袋挨个地翻。

“喂喂喂你干什么呢?”叶修拦他,“尊重个人隐私啊,我俩虽然是处对象的关系,哥不介意你行使你身为我对象的一切正当权利比如定期检查我QQ聊天记录什么的,但你也不能把我当罪犯查啊。”

“那你老实交代,你好好怎么突发奇想要邀请这么多大神来参加聚会?”蓝河审视他,“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哎,我这么天真纯朴,怎么会有鬼主意,都是健康向上的好主意好吗。”叶修拍胸脯,“就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叫大家一起聚个餐吃个饭,叙叙旧嘛,你要知道,退役选手总是很孤单寂寞冷的。”

蓝河眯了眯眼,放下外套又往他身上摸:“我直觉觉得你肯定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喂喂喂我跟你说啊公众场合注意形象啊,你再这么摸下去哥可要耍流氓了啊。”

“我怕你不成!你耍的流氓还少吗!”

“哎别别别蓝啊咱好好说嘛,你仔细想想这对你不也没损失嘛,你看你想找哪个神合影就找哪个神合影,想要哪个神签名就要哪个神签名,不管是管钱包的管大小眼的还是管倒霉的还是管颜值的,哎,和小周多照几张,然后那照片打印多点拿去网上拍卖,也不失为一条生财之道……”

蓝河被说得居然有点动心,这时候手指一动,在叶修其中一个口袋里突然摸到小塑封包装,往外一掏,立刻卧槽了一声给他塞了回去,脸上迅速涨红一片。

“这什么!”

“不你要的超薄款吗……”叶修一脸无辜。

“我靠!闭嘴!”

“喂喂喂是谁又嫌弃夜光的又嫌弃凸点的非得要重买叫他自己去买还不愿意的——”

“啊啊啊啊——”蓝河抱头,认输,“公众场合注意形象!”

他满脸通红的夺门而出。

第1728回合,败退。

叶修得意地为自己记上一笔,然后打开了电脑上的一个“我的老婆很绝色”的文件夹。一看这么羞耻的标题,还不知道里面放了多少羞耻的内容,蓝河这种薄脸皮是肯定不会打开的。

叶修得意地点开了里面的隐藏文件,复制里面写好的内容,挨个给大神们发起了邮件。

不管许博远同志有多怀疑,叶修的“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之职业联盟新老选手欢聚一堂大联欢茶话会”还是即将如期举行了,由于发起人的不负责任,任劳任怨的许博远同志担任起了统筹安排和组织接待工作。他当然问过叶大神,本次活动的主题是什么——得到了对方大笔一挥用狗爬的字在烟盒盖反面写下的“注重行业内新老成员技战术交流,积极促进电竞行业健康发展”的题字。

坑爹啊!骗鬼呢!

这么多大神们来了要安排人干嘛呢!总不能吃吃喝喝就散了吧!是不是得有个讲话!要不要安排横幅和鲜花!需不需要准备电脑和演讲材料啊!

叶修:“别那么紧张,就是大家吃顿好的就行了。”

蓝河:“要不要准备专车接送!”

叶修:“……他们又不是残疾不会自己打车来吗。”

蓝河:“那总得安排宾馆住宿!”

叶修:“……他们比咱俩有钱,让他们自己出。”

蓝河严肃地审视对方:“你到底叫人干嘛来了?”

叶修严肃地回答:“……我想死他们了。”

啪地一下,脑门上挨了砸,叶修捡起一看,是他写有本次会议主旨的烟盒。

他家老蓝已经夺门而去了。

到底最后还是蓝河特地开车去接各路大神们。一路上其实他都忐忑对方询问这不靠谱会议的具体情况,但大家都基本什么都没问,蓝河忍不住自己提起时,他们反倒说,叶修之前有发邮件说过。

最早自个到的是苏沐橙和方锐,过了会儿老魏也打着电话骂咧咧地走进来了,他管着公会,鸡毛蒜皮的事多。“我跟你们说了没有?啊?说了没有?敢情一个个都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吧!跟你们说要盯好那个家伙了……论无耻,他不比老叶差!都多长几个心眼!除了技术以外,就把他当君莫笑,这样想你们不是很有经验了吗!”他义正词严地训斥了一通,挂了电话,左右一瞥,贼笑一声和方锐朝老叶围过去。

方锐:“不容易啊我们三巨头又聚首了。”

叶修:“是按无耻程度排名的吗?哎老魏我刚听你说有人居然要取代我的位置。”

魏琛:“先不说这个,小蓝同志被你支走了啊?他有没有发现你这无耻的作战计划?”

叶修:“哥什么人要能被他发现我还混什么了,等会你们都给我表现好点啊。”

方锐:“我说,你这么大事真不跟人家通个气,别你今晚跪完键盘睡沙发,到时候我们可不接收你啊。”

苏沐橙兴奋地到处查看:“我看看,有没有蛋糕?有没有香槟?有没有捧花?有没有求婚戒指——”

叶修:“别看了什么都没啊,我跟他说这是一次团结友爱的业内技术交流大会。”

三人齐齐转头盯着叶修,方锐老魏圆睁双眼,异口同声:“你特么——有病?”

叶修正色:“别看我这样,我其实很害羞的。”

几人正打算继续盘问,蓝河已经忙里忙外地领着众人陆续抵达了,叶修站起来招手:“哎哟,大眼!怎么就你一个来了啊?”

王杰希环视了一下周围,“你又在搞什么名堂……跟我说有要紧事要商量?”看向苏沐橙和方锐老魏,“哦”了一声,才继续说道,“孩子们在后面玩。”

说话间刘小别和卢瀚文吵吵嚷嚷地进了门,两个人争抢一台掌机,“我来!”“你刚来过了现在轮到我了!”“你明明刚才那一把输了!”“我跟你说这个要卡掉!”“你赖皮!”“我堂堂未来剑圣怎么会赖皮!”“我才是剑圣!”

两个脑袋被摁着攒在了一块。

“谁才是剑圣啊,嗯?小伙子们?我发现有人密谋篡位啊还没到你们的时代呢我就告诉你们老子起码要再打五年才退休你们以为剑圣那么好当的吗!”

摁着他俩脑袋的人,想也知道是现任剑圣黄少天了。他把胳膊左右勾过两个未来剑圣候选人的脖颈,一面语重心长地说道:“同志们我号召各位不要被称号这种虚名所蛊惑,我们应该更脚踏实地的看问题实实在在地提升自身的技战术水平这才是我们齐聚一堂开会交流的目的嘛,再说我们可以开发多种称号比如剑皇剑尊剑神剑主什么的哎哟听起来有点像玄幻小说不过这不是重点哎过去了过去了你手快点手快点刘小别你不行啊!你这里我跟你说就是三个字快很准来来来你给我我给你示范一下——”

他把俩人的掌机也抢去了开始打个没完。

叶修:“……少天啊你家队长呢?”

黄少天:“嗯?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话不过你既然问到我家队长我就说一声他刚才再楼下说要去买个什么东西一会就上来了我说叶不修你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不过即使你打了也没有关系我家队长已经看透了一切——”

叶修:“这能有什么要劳动他去买,我连治手癌的药都给他备好了。”

黄少天潇洒挥手:“我们队长的需求你不懂。”

叶修不理他转向身后:“哎小周和小江来了。来来来男神印钞机你站在这里,你俩先别动先给我拍一张啊。”

联盟第一男神以标准上镜姿势羞涩微笑,扯了扯身边的副队,一面开口……:“不会。”

“呃队长的意思是他不会印钞,哈哈,玩笑玩笑。”江波涛热诚地走上来握住叶修的手,“感谢叶神邀请啊,费心了费心了。不过我其实更好奇、呃,关心的是叶神你当时邮件里说的……”

“我也很关心。”背后一个威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有人约我单挑,选在这里是要真人PK吗?”

一转头,果然霸图的三人到了,除了韩文清,他左右两边俩人站得也跟左右护法似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事先提醒过,他的这次邀约很可能不靠谱。”而张佳乐则瞪大眼睛:“哎?你不是跟我说你又要复出了吗!”

王杰希摊手:“他说有第二届邀请赛国家队组队的事要跟我聊。”

江波涛则跟着笑起来:“原来这样啊,叶神开玩笑跟我说他有小周的走光视频……”

众人侧目。

周泽楷:“他骗人。”

叶修在众人的逼视下理直气壮地拿出视频:小周在台上,小周走了……台上没有人了……

众人面面相觑,明白自己被耍了。

蓝河倒是不明所以,看众人又要跟叶修杠上,只好调停:“呃,各位大神,要么先坐下聊?”

叶修施施然走到中央,咳嗽了两声,拿起话筒和自己打算已久的腹稿:“其实呢这次叫大家来也没什么事,主要是想要通知一声,”他招招手,示意蓝河走到他这边来,谁料对方毫不给面子,撂了个白眼过去,转头不睬他。叶修只好咳嗽一下,把手在空中转了一圈,拍在腿上,“就是我和蓝河——”

“啊,抱歉,我来迟了。”

卡着时间点打断他正准备激情澎湃一发的演讲的,肯定是心脏喻文州没跑了。只见他一副儒雅风范地闪亮登场,手里捧着一大束花。

叶修一看他这阵仗,完了,这下要糟,这心脏的果然看出来了,在邮件里跟他说告诉他治疗话唠的一百种方法果然不能起效吗。

主要问题是对面一个抱着一大束花的翩翩佳公子,这边自个儿像个抠脚大汉一样歪在讲话台上,过道中间站着蓝河,这场景搞得叶修也有点发憷,“喂喂喻文州你不是来砸场子的吧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了,看在治疗话唠的一百种方法的面子上。”

黄少天:“等等等等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队长你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和叶修进行了什么惨无人道的交易……”

喻文州微微一笑:“这样的好日子我当然是来捧场的了,不过我觉得我们蓝雨人不能太没面子,”他走过去拥抱了一下蓝河,将一大束花塞进他怀里,“恭喜。”

蓝河莫名:“哎?喻队?”看看花,“哎?不是……”抬头看看喻队,“为什么突然……?”又求救地看向周遭一圈,最终只得再求救于喻队,“我不太明白了……”

喻文州:“有人要向你求婚,让我们公证呢。怎么?还没求吗?那我是不是送早了,哎呀,真不好意思。”

蓝河懵了:“啥?!……”回头看看叶修,“哎??”

众人都明白了,立刻望向叶修,把声音拖长了疑问的尾巴:“唉——————”

蓝河还望着他:“你?!”

叶修:“不是——这……我是说……”

蓝河狐疑地跟着他念:“不是?”

叶修:“不不不我不是说不是……”

苏沐橙嬉笑地在后面推他一把:“到底是不是啦!”

喻文州和蔼地:“这个情况啊,要不,小许你先把花还我,你考虑清楚了再说?”

叶修:“我靠喻文州我警告你不要煽风点火啊!”

方锐和老魏见不能忍了,两人相互一个颜色,左右将叶修一架,就跟押犯人似的给送蓝河跟前来了。

方锐:“坦白从宽!”

老魏:“老实交代!”

方锐:“对眼前这个人,你是不是魂牵梦绕心向往之茶饭不思非君不娶?”

老魏:“你对他那些调戏啊拉拢啊没事找事啊肉麻欠抽啊都是早有预谋的?”

黄少天掏掏耳朵:“我说你们仨到底谁要求婚啊?”

叶修:“我本来真没打算搞这么正式……你们看看,我跟小蓝都不是这么浮夸的人嘛对不对。”

张佳乐伸手在蓝河眼前晃了晃,没反应:“不得了哎叶修你把蓝河吓傻了。”

张新杰:“求婚的话,一般按照礼仪需要单膝跪地。”

叶修:“没必要这么一本正经吧——”

众人、集体、严肃地、齐声:“跪下!”

一代大神就这么屈服了。

王杰希皱眉:“别光跪着啊,又不是低头认错。下一步呢?”

韩文清:“钻戒拿出来。”

叶修:“咱家穷,不兴这个。”

苏沐橙举手:“我可以当伴娘吗?我要当伴娘!”

卢瀚文跟着起哄:“哦哦哦哦那我就当伴郎!”

众人无语,你们没觉得哪里不对吗。好像的确也有哪里不对,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只有王杰希仍然保持冷静:“嗯,小别,你也去当伴郎。”

“哎?……我?……”刘小别突然被指名之后呆在原地,半晌慢慢地挪过去站到卢瀚文旁边,低声咕哝,“干嘛算上我……”

黄少天清清嗓子:“好了现在良成吉日花好月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老叶我不知道你还在等什么你就算没有像本少一样的伶牙俐齿说不出什么有营养的山盟海誓至少也会说三个字——”

叶修坚定地说:“我洗碗。”

蓝河点头:“起来吧。”

众人:“……”你们走这个路线啊?!等等这就算答应了啊?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不不不我意思是说他不能老跪着他久坐腰不好……”

众人若有所思。

蓝河手忙脚乱:“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

叶修:“好了你也别解释了这些人思想不纯洁,不过我腰挺好的。”

叶修顺着站起的势头一把将面前的人给抱了起来,证明自己腰很好。

“其实今天叫大家过来一趟,其实不是我要跟他说啥,该跟他说的话都说过了,你们听着也肉麻;主要是要跟你们说一声,这男人是我的,你们以后呢,小动作都少点,只许看,不许摸。”

他潇洒挥挥手,抱着人转头就走:“你们自便啊,人我带走了。”

被骗来的众人不干了。

黄少天:“等等,叶修你妹别跑啊说好的PK呢!你把我们就丢这儿啦!”

喻文州:“说好的话唠的一百种治疗方法……”

张新杰:“东坡肘子的手信。”

卢瀚文:“啊——好无聊啊小别前辈我们去外面玩吧,我头一次来这里哎——你带我逛逛吧?”

刘小别:“我也是头一次来啊喂!”

王杰希感叹:“果然没有是吗……治疗大小眼的祖传秘籍。”

江波涛立刻接上话题:“呵呵王队,我老家那边倒是有这个配方哦,下次给你试试吧。”

周泽楷不解:“……邀请赛呢?”

江波涛语重心长:“小周啊,走光视频咱们还是删了吧。”

只有张佳乐还在纠结:“——所以你到底还复不复出啦!!!”

叶修一顿。

“呃,老蓝啊……”

刚认识那会儿叫小蓝,后来腻歪的时候单叫一个字儿拖着音,现在日子混久了,一叫上老蓝,许博远就知道事要不好。

“你能不能,保持一个匀速的、平均的力道,尽量不抖动地从我身上下来。”叶修十分明确地指示。

“你怎么了?”被抱着的男人警惕地问。

一代大神保持着一个前进中的姿势僵在原地,十分镇定地说:

“腰扭到了。”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414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