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海贼王][双绿黄以及等等?]罗密欧² (04

04. 间离效果

*间离效果:戏剧名词。解释起来很麻烦,我流的粗浅解释就是“无论演员还是观众都和剧中人物有着一层刻意营造出来的隔阂”的意思,当然完全不准确。

文中带有“*”的部分出自或改编自莎翁原作《罗密欧与朱丽叶》


正如那雷打不动的剧目表一样,巴拉蒂的晚场仍旧如期开演。

一切和之前也都没什么差别,蒙太古与凯普莱特家的人站在两头,他们兢兢业业地敲打着那简陋舞台上的地板、并在上头滚来滚去以证明维洛那的疯狂(好吧,是挺疯狂的),也许这样第二天便不用专门清扫地板了,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卖力。

直到新任的罗密欧堂而皇之的登场亮相,他的脸上画着滑稽的眼纹,穿着鼻环,兜着口袋和张着腿走路的样子怎么看也像个街头地霸,而脑袋上绿色的头发像一盆旺盛的葱条一样向上嗖嗖地蹿着。

观众们爆发出今晚开场以来的第一次爆笑——哪里来的乡下野小子!

“我们维洛那就是没人疼没人管的乡下,咱家和对头就在争谁才是真正的街头一霸……”他仿佛看穿了他们的笑声一样说道,弓着身子往观众席里看,露出那一嘴的尖牙凶相来,吓得观众们又把笑声给憋回去了;这才朝着沦为自己跟班小弟的那俩位剧中死党——茂丘西奥(强尼 饰)和班伏里奥(约瑟夫 饰)一挥手,“这种事情,关老子屁事,你们谁爱管谁去管呗。”

他的口音开始让底下的看客们东倒西歪了:不敢笑又想笑,只好伸手捂着嘴喘气。

强尼扭曲着脸庞和约瑟夫相互对视一眼,艰难地开口,试图将剧本拉回他本来的部分:“‘怎么,罗密欧,你疯了吗?’*”

他静止了一秒,浑身被黑色的煞气包围,紧接着陡然扭头过来,好像要把他俩吃下去那样:“啊没错我疯了,这无聊的地方无聊的音乐无聊的台词都快把我逼疯了。如果你们‘不想被我关在牢狱里,不吃不喝还得受鞭挞和酷刑’*——就快点告诉我找乐子的办法。”

强尼和约瑟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导演!老板!这剧情发展……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战战兢兢地继续下去:“也、也许,一场舞会能让你不那么无聊?”

“不算太坏。有漂亮的娘们吗?”

约瑟夫急忙接话:“肯定有!那还用问吗?全城的名媛都会去那儿。”老实说,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演什么了;但在那杀人魔的眼神和牙齿的逼迫下,你总要说点什么才觉得不那么难受。

他从穿着的鼻环下头哼出一声。“就听你们一回;如果没有比罗瑟琳还美的娘们儿,我掉头就走呗。”

 

一到后台,约瑟夫就不干了,他甩了他的帽子和手套,“那家伙搞什么鬼?他能有一句是按剧本来的?”强尼愣了一会儿,他还在回味外头许久未落的如潮掌声。

“他有,”他最后说,他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别担心,我觉得挺顺利的。”

“……他把罗密欧变成了一个乡下来的混混!”

“可他知道罗瑟琳。知道罗瑟琳的人不可能不熟悉这部戏。”

换约瑟夫怔住了。“那是谁?”他像大多数人那样问。

“罗密欧的前一个女人。”

约瑟夫瞪圆了眼睛、暴跳起来:“罗密欧居然还有别的女人?!”

强尼大笑出声。

“所以说,爱情才他妈和你想的不一样呢。”他帮他捡起帽子。

“快拿上你的面具,舞会要开始了。”

 

因为这可怜的剧团并没有女演员的缘故,别的角色要不是融入男性角色的戏份里,要么就由男演员扮装出演。原本的舞会的部分已经被删减道朱丽叶只用露个背影,其他的部分都由父亲和“奶爸”的对话来串过去。然而今天的这一幕里,看来在卡文迪许的强烈要求下,“朱丽叶”终于有了属于她的专属戏份:连灯光都是刻意安排好的一抹如月光般的暗蓝,“她”在闺房里悄然回首,静静地聆听父亲和奶爸为自己安排婚事,露出令人心碎的半边侧影……

当然,只能是半边,另外半边还肿着在呢。

但已经足够令这个城市里的观众如痴如醉、如癫如狂了。

毕竟,这里几乎没有“女人”。尤其是年轻貌美、如梦似幻、代表了男人们一切幻想的金发蓝眸的“少女”——

即使知道那是个男人演的,这一刻也忘得干干净净:这才是戏剧存在的意义嘛。

然而观众们的欢呼叫好,场景的美轮美奂,却全被一声刺耳的电吉他声响给打断了。

“舞会!!让老子来告诉你们什么是真正的舞会呗!”

戴着面具的“罗密欧”的一只脚踏宴会桌上,将不知从哪变出来的电吉他狠狠一拨,扯过面前不知从哪来的一只麦克风,“嗨起来吧,这才是PARTY!”

他起了个极热的嗨歌调调,还唱得相当投入;登时全场的灯光和音乐都变了,摇滚嘻哈风瞬间席卷了整个舞台,极强的电音打得人触电一般上下耸动,每个都像酩酊醉汉那样跳起了舞,连站在阳台上的老凯普莱特和奶爸,都一边交谈着,一边身子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紧接着奏乐的人也加入进来,很快这变成了一场属于罗密欧的激情演唱会。

他甚至把他的台词都跟着唱了出来:

我的身体钉在地上,我的脚步不能移动*

我的爱像荆棘一样令人感到刺痛!*

我昨晚、昨晚昨晚做了一场春梦!*

梦里的美人儿,他对我情有独钟!

我们在梦里头,尽情地水乳交融;

可惜啊醒来后,她反倒无影无踪!

嘿嘿!像露水般无影无踪!

像爱情般无影无踪!

 

强尼和约瑟夫也开心地跟在后头喊着听过一遍就能记得的口水调子:

“嘿嘿无影无踪!!唷唷无影无踪!!”

虽然唱得是很嗨是没错啦……连观众也跟着唱起来了呢真好……但这如何收场啊?

一声巨响从后头传来,嘈吵的隐约戛然而止;众人急忙抬头看:落下来的是二楼小姐房里的道具,它就砸在巴托的脚边;而脸黑得像锅底似的“女主角”正抓着扶栏,他颤抖的手带指向当中的罪魁祸首。

“把这货给我赶出去!!”

四下一片寂静。完啦!……不止罗密欧,连朱丽叶也不按剧本走啦!

小姐……小姐你可不能说“这货”这种脏字啊!这不正映衬了你是个乡下小姐吗!世界观突然就给拗回来了是怎么回事啊!还前后呼应了还!

大概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女主角”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突然夸张地尖叫起来,并且晕倒在奶爸的怀里。(反差也太大了吧?)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奶爸(冯·克雷饰)反应及时,立刻使劲地开始摇晃他。

“他、他、……”卡文迪许佯装惊慌地喘了几下,皱着眉头,眼睛却朝着巴托洛米奥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自由发挥?我怕你?)“——他是蒙太古家的人!”

“她”的堂哥提伯尔特(阿金 饰)终于找对了感觉,赶紧阴鸷地接上了话:“我想起来了,这货不正是罗密欧这小杂种么!今天晚上混进这里,一定不怀好意!*”

所有凯普莱特家的人都齐刷刷地望向三位不速之客。

强尼和约瑟夫紧紧靠着巴托:“老大,怎么办?!”

说好的兄弟呢,老大都叫上了啊。

巴托洛米奥镇定地说:“怕什么?听我口令行动!”

“好的老大!”

“跑——!!!”

“……欸?!?!————跑、跑吗?”

“不跑等死啊你!!”

“嗷——”

 

一大群人蜂拥地追着三名潜入舞会混吃混喝的地痞,下。

只剩下朱丽叶冷冷地站在房间里的背影。

“她”拿着扇子遮去自己大半的面容,优雅地开口。那清冷的男声此刻听起来并没有太多的违和感,反倒有种奇异的切合,像是刚才那乱糟糟的场景的一种反向的镜面,陡然将一切正在四溢的情绪猛地扎住。

他悲伤地捧着脸说道:“我知道,今天的闹剧都是我太过美丽的过错,竟然让仇人的独子都对我如此倾倒;但如果他胆敢半夜再来骚扰我,”他转身取过了剑,铮地拔出,朝着那雪亮剑身冷冷笑道,

“那我的窗下便将是他的坟墓。”

 

“朱丽叶!”

“她”的父亲(马尔科饰)突然在台边喊道。

剧本里没有啊?卡文迪许僵直了片刻,赶紧往床上一趟,埋头装睡。

“你看见我的剑了吗?”

观众发出哄笑,“女主角”只好闷闷地从被子里透出声音:“没有!”

饰演父亲的老戏骨露出了然的表情,他耸了耸肩,转头施施然地对观众一礼,歉然开口:

“想必各位已经认识了我的女儿,为了她的婚事我可愁秃了脑袋。各位知道,本来今日的舞会是打算给她选一位如意郎君;但被她这样一闹,我们也只好将此事搁置明日再议了。还请各位,务必再度赏光。”

大幕缓缓垂下,出人意料的是,伴随亮起的灯光,这间剧院里持续地响着许久未曾听闻的如雷掌声和欢快笑声。

 

山治在看台上笑得前仰后合,亮锃锃的皮鞋敲在地板上,敲出一连串快而促的音节来。旁边的客人卡罗莱茵梳理着棕红色的卷发,扶了扶自己脸上造型张扬的粉框眼镜,瞥他一眼,捏着嗓子说:“这样乱糟糟的,你也不管管?”

“乱糟糟?是有点吧可是很有趣啊!我觉得挺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久没这样笑过啦!放心吧出不了乱子的有马尔科看着呢,他也曾经被人叫做救场王——”他突然顿住了,声音卡了一下,又接了一声挺刻意的嘘气。

“啊不行了不行了笑得好累,”他站起来朝着包厢外走,“我出去透口气。”

人妖客人摸了摸自己冒出的胡茬,心酸地皱了皱眉,又将手放到椅背上敲了敲。

“山治。”

“嗯?”

“擦把脸再出去比较好哦。”‘她’从包里掏出粉饼,照着镜子给自己补妆,一面也歪了歪镜面,好让他看见自己的模样。“你这是什么脸啊。”

山治在门口停了许久,他点了支烟,也丢给卡罗莱茵一支;又重新坐下。马尔科果然圆滑地将这乱七八糟的剧目“合理地”告一段落,他朝着这边的看台投来一个眼神,山治举烟朝他示意了一下,算是回应。挺有意思的,他想,算是这一年来我跟他头一次成功的正面交流了。

接着久久没有开口。他们在持续的欢呼声里静默地坐着,剧院的灯光似乎越来越亮,映得脸上那点借着黑暗和笑容而显现的懦弱的痕迹无所遁形。卡罗莱因啪地关上了粉盒,那声音像一个开关,山治下意识地正了正自己的西装和衣领,他的背又打直了,长腿优雅地交叠着,脸上又回到了一个剧院老板应有的模样。

“真的有那么像?”

“一点也不像!”

山治快速地反驳,他好像迅速地又回到了那个当年对人妖避之而唯恐不及的自己那样猛地弹跳起来,“好了你回去吧我是不会送你的死了这条心吧,我得去训训这群小子了。”

“至少头发都是绿的吧。”

卡罗莱因悠然地吹着指甲说道。

“这一点毫无意义明天我也可以把头发染成绿的。”他指着人妖警告,“我真的很忙你要知道一个有着实业的成功人士和一个人妖之间是不会有共同话题的——”

“你当年不也是金色的大卷嘛。”

卡罗莱因继续会心一击,山治立刻抱住了脑袋。

“啊啊啊啊闭嘴!!”

他化作一道闪电夺路而逃。

人妖把镶着水钻的美甲举到眼前,透过那闪闪发光的指尖,看见后头剧院顶灯耀出的一片铅白,微微眯了眯眼。

“乱糟糟的。”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