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海贼王][双绿黄以及等等?]罗密欧² (03

  03.幕间

  这个礼拜六一切照旧,连早晨第一束阳光都如约地照进巴拉蒂社区艺术剧院演出台上那翘了一个角的地板尖。卡文迪许是踏着那个光斑走进来的,他觉得这个设计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早上的阳光就这么星点地像是舞台上的射灯打出来的星光图案,他挨个用鞋尖踩着它们跳过去。

  他会第一个抵达化妆间。

 

  虽然作为男主角,从来都是最后才堪堪粉墨登场;但他今天必须第一个来,是为了想办法遮盖那被揍出来的漂亮的青紫眼圈。身为偶像,这样的形象实在是失职。他今天还得上台演出,得让观众们一如既往地为他倾倒才可以。

  粉饼和遮瑕可能还不行。即便遮住了青紫,却也也连带他的美貌一并都被这些庸脂俗粉盖住了!他可是素颜派的美男子。

  哦,或许可以用那个万圣节面具稍作改装,剪去大半只留下一只眼睛以及其上的花纹部分,加上鲜艳的羽毛,用一支单片眼镜的底框做支撑——

  一个歌剧魅影式的罗密欧诞生了!

  说真的,如果魅影的面具底下是一张罗密欧的脸,谁知道克里斯汀最后会选择谁呢?

  卡文迪许被自己绝妙的创意逗乐了,决定如果路过排演厅时如果看见特拉法尔加还在,就跟他说说这个新点子。保不准冬天的时候,我们就能演新版的《歌剧魅影》了呢。

  哦,不过克里斯汀是个难题。那似乎不是能用木偶解决的问题——毕竟朱丽叶最后死了,而克里斯汀跑了;说真的,会动的木偶还没有发明出来吗?我们是该招个女主角,不需要有多少演技,只要会适宜而恰当地发出尖叫、并且能娇俏可人地扑进男人怀里就可以了;可是——

  他路过了排演厅,没人在那里。隔着走廊的另一边是个寒碜的花园,荒芜了很久,但从那孩子来了之后似乎有了点起色了;卡文迪许稍微朝里头探了探脑袋,很快便得到了一声和那声音主人年龄并不相称的警告:“我要是你,我就会选择离得远点。”

  “好的、好的。”昨天的男主角举起双手,然后向后轻跳了一小步以示让步。花园深处这才露出个小不点的身影,他警戒的视线像是没有养熟的野兽,满是生冷戒备。

  这小子绝对是特拉法尔加的私生子,绝对。

  捡来的?你正好捡一个长得和你一样的小家伙给我看看?

  有奸情,这里头绝对有奸情。

  这时候走廊前头的一扇门突然发出“喀”地声响,那小家伙就跟敏锐的野猫一样,两眼瞪得老大、倏地回头看去;然后立刻钻进花园里,不见了。

  瞧嘛,连神经质这一点都是一样的。

 

  从那头的房间里走出的是……穿着粉红色……连衣裙?!(什么鬼!?这就是ONE PIECE吗!)……的老板山治。

  他和他一夜横生的胡茬一起朝这头望过来,“哦?卡文。我说,你那副模样是怎么回事啊?”

  ……我还想问你这模样是怎么回事呢!

“不不不不是吧,你难道要重操旧业……?我们是明天就要倒闭了吗?”老实说,今天就倒闭也没什么奇怪的,何必委屈自己……以你的腿毛和卷眉是不会挽回收视率的,老板。

关键是要靠我啊。

  “我发现了一个事实。”卷眉毛的老板忧郁地说。“没有女主角果然还是不行啊。”

——这种事你居然才发现吗!!!

 

 

山治松了口气,将粉红色的ONEPIECE连着假发和化妆品一并塞回去。既然连他们驻场的男主角也严词拒绝他来出演朱丽叶,那想必这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别说自己现在不复当年,就是年轻的时候被伊娃他们强迫扮装,他也没觉得镜子里涂着厚厚眼影和口红的自己美到哪里去过。

不过也有人上当就是了;……居然这都有人能上当,现在想来、不知道自己跟对方到底哪个更奇葩一点?

他想起什么似的,鼻腔了吐出一点哼音,烟雾的白尾从勾起的嘴角一侧溢出来,他用上唇抿了一下,它们便很快散去了。

“说真的,我们不能演点儿别的吗?比如,没有女主角的剧?”

恐怕觉得剧院要倒闭了老板要跑路了从而有些担心的卡文迪许往他旁边坐下,一脸真诚地开解。

“不能。”答案斩钉截铁,“爱和美丽的LADY,才是艺术永恒的主题。”

“那也不用只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吧?”卡文迪许绞着他保养得当的罗马卷埋怨,“即便是我再光芒四射,同样的台词听上十遍也会烦吧?”这一段的公演季里,他们已经连演二十场了。

“当然不会!”山治反驳,“‘我爱你’这样的台词,即便说一百遍,一千遍,也不会觉得腻烦。”

卡文迪许皱了皱眉,姣好的脸庞皱成一团:“……还是会腻啊。全世界那么多人爱我,如果听他们一个个道来,我的人生就只剩下接受表白一件事了,这绝对会令人相当困扰的。”

他的老板哼了两声,金发下露出的那一只眼睛十分蔑视地打量过来,最终把烟掐灭了,拿脚踹他:“叫你说你就说!没谈过恋爱的浑小子。能堂而皇之地说出表白是件多幸福的事,你现在还体会不到呢。”

“好吧,”聪明的员工从来不和老板争论,“问题是,我们的剧本里根本没有‘我爱你’这三个字啊。”

“哎?没有吗??”

“姑且不论原作里怎样,”喂喂喂你一个坚持要演罗朱的老板能不能去把原作和剧本看了,“特拉法尔加那种人改的剧本能说‘我爱你’?老实说,我觉得他有没有那方面的能力都是个问号——如果不是我无与伦比的魅力和美貌,你以为会有人愿意花钱买票,是为了听他那干巴巴的就跟手术刀一样冰冷的台词吗?”

他话音刚落,突然啪地一下,那张他赖以聚集人气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团浆糊似的东西;一个苍白皮肤的小家伙从他的肩头滚下来,露出气汹汹的小尖牙来。

“不许你这么说罗。”

“喂你对我美丽的容貌做了什么啊臭小子!!”

卡文迪许跳起来对着地上的小矮子大吼;山治往后看去,“啊。你在啊?”

小家伙身后果然还站了个放大版的正主,特拉法尔加还是那副俊眉冷目的模样,眉毛按老规矩拧在一起,朝卡文迪许瞥了一眼:“别嚎了,那是治你脸上青紫的药膏。”

原本担心毁容而在地上打滚的卡文迪许立刻坐正了身子,朝臭小子做了个鬼脸。

“我说、就像那些恨不得用学术说明文一样该死的台词一样,你就不能用直接一点的方法说出来?比如老实说出来你舍不得我这张俊秀非凡的脸上有一丝损害完美的瘢痕之类的?”

特拉法尔加抽搐了一下嘴角;然后慢慢地往上,扬起一个有些要坏事的角度来。他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脸侧:

“我喜欢脸上有疤的。”

山治只好在后面拍了拍又要跳脚揍人又要抓紧洗脸的家伙:“没事没事,今晚的罗密欧我已经决定交给昨天来的巴托先生了。”

他眼见着卡文迪许一瞬间脸黑如锅盖、里人格要杀人一样蹦出来:“——神马?!?!”

“冷静点!休息一天又不会死!!你就那么想站到舞台上吗?”

“废话!大家看不到我站在光芒四射的舞台上该会有多么绝望啊!明天这家剧院就会倒闭的!一定!”

道具剑和黑皮鞋咔咔咔地撞在一起,互不相让。

“好了好了、那这样吧、这样我觉得不错——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他们老板的卷眉毛骨碌碌转了一转,又朝上头弹了一弹。

“就是你了!你去演朱丽叶。这样什么都解决了:你的舞台,你的观众,你的聚光灯。就披散着你的金发,坐在床边就好了。我可以勉为其难地把ONEPIECE借给你哟。”

 

不理会花园里旋即爆发的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间杂着叽里咕噜乱码一般的吵闹对骂,特拉法尔加兜着双手,压了压他的毛帽子边儿,朝剧院门外走去。小不点跟在他后面,快步地追赶着那双长腿迈开的步伐。

“玩你的去,别跟着我。”

“没什么好玩的。”

“书都读完了吗?”

“早就读完了。”

小家伙从他的腿边向上探头过来:“喂,为什么删掉了?”

“什么?”

“‘我爱你’之类的。”

特拉法尔加停下来,他冷冰冰的灰色眼睛看着才到自己膝弯的小不点,最终拿下头上的白色帽子,整个压到他的脸上。

“走了。”

小家伙愣了愣,把眼睛从帽子里勉强露出来,特拉法尔加已经在前面走远了;他急急地抓着帽檐,迈着腿小跑着跟上去。

“这个……给我吗?”

“啊。戴好了。外面冷。”

他拉开剧院侧门。生锈的轴承带出滋啦一声刺耳的响动,他顿了顿,看着外面有些晦暗的天色和大风,又从门边的储备室里拿了两条围巾,给自己和小家伙团团围上。

“去哪儿?”

“去扫墓。”

他低声说。小孩子瞧了瞧自己漆黑的围巾和白斑点的帽子,呵出了一口热气;然而下一刻这有些肃杀的气氛就被打破了——

“啊!!你居然还有一顶!!”

特拉法尔加压好崭新的带鸭舌帽沿款的毛帽子,看小家伙在身边跳脚:“我也要新的!”

“等你长高点再说吧。”

“穷酸!”“小气!”“骗子!”

“……闭嘴。”

 

一路上的人就看着这瘦高男人身后跟着个小尾巴,跌跌撞撞骂骂咧咧地走;人们也都见怪不怪,仿佛这就是这里的日常生态。

“医生,出门去啊?”

“唷,小罗,跟爸爸一起出门办事吗?”

……特拉法尔加已经懒得解释了:“他不是我儿子。”

“哎呀哎呀。”

只能换来众人回他的“我懂得”的眼神。

他只好抓着小不点放在肩上,快速穿过八卦的人群。

人们还在那兀自叹息呢:“年纪轻轻的,拖个油瓶,也是挺不容易的……”

“你说他干嘛还留在这儿呢?”

“哎,所以说,感情这回事嘛……”

小家伙从他的肩膀上探出脑袋,向后看去。熙攘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但除了老得走不动路的大爷大妈,剩下买菜的、八卦的、逛商场的、遛狗的、带孩子的,几乎清一色的、全是男人。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