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海贼王][双绿黄以及等等?]罗密欧² (02

02.巴托洛米奥的自述


  好了、你也许有些疲惫,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态。所以还是让我来从头梳理一下呗。


  我也花了好大功夫才理清楚这该死的头绪;要说是为什么的话,因为这个脑袋长得像卷心菜一样的家伙实在是太难搞了。


  说真的,这家伙是男主角?你他妈还不如逗我呗。我从来没见过各方面都这么烂的男主角。这家剧院能开到现在也是个奇迹,要不是碰到像我这样的好说话的人,就不只是揍肿了他那张娘娘腔的脸蛋那么简单的事了。

  

  妈的,还是先别说他。


  我该从哪儿说起来着……噢。


  我得承认,那天心情不太好。


  我告诉过你没有?我有个乐队。我当然是主唱,还是主音吉他,也是贝斯,也可以去键盘。我还负责创作。为啥?因为我很屌呗?


  那天一早,灵感勃发,那绝对将是一首震撼灵魂的作品,我甚至感到那些华丽的音符和辞藻都塞满了我的牙缝和鼻环,我连牙都舍不得刷就冲去了工作室。当然,一个人都没有。这很正常,老子我也从来没这么准时过,一切都是灵感的错。然而那个该死的触霉头的混账经纪人却告诉我——“你们解散了呗!”(实际上没有‘呗’!但我觉得他的语气需要一个呗)他说话的时候吐出的吐沫星子一定溅到我脸上了。


  托他的福,那塞满牙缝甚至都塞进鼻环里去的谱子和词,都被他恶心没了,跑得干干净净,就像我那些名字都没记全的乐队成员一样,别怪我无情,实在他们是这个月换的第三波了,老实说,可能连长相我都还没认全。


  不管怎么样,我得立刻收拾东西回老家。最他妈可悲的是,我身上的钱只够坐最便宜的夜班火车回老家。


  然而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就在我走向火车站,打算在等待漫长的夜班火车前想要找点儿能打发时间的乐子,然后阴差阳错地走进了这间该死的据说正在上演新派莎士比亚的社区小剧院里头——谁知道我脑子里当时在想什么,亏我还觉得这穷酸的街面和满场来打发散步时间的老头老太之间还能坚持做艺术的人值得尊敬呗!


  我以为,他们至少能拿出一个像样的桥段,一个像样的创意,或是哪怕一句像样的唱词,甚至只是一个还像是那么回事的男主角也成呗!


  结果,结果你们都看到了。


  我不能忍受亵渎莎士比亚的人,没错,虽然我纹了眼纹也穿了鼻环,(艺术是不分形式的)骨子里仍然是一个老派的人。


  好吧,说明白点,我把那个该死的除了脸以外没有能看的地方的罗密欧骂得狗血淋头。礼尚往来,他也揍了我一顿。哦,我当然还手了,这种意义上,我也同样揍了他一顿。但谁都知道是他的错呗?他在满是老头老太太的剧场里,就这么从台上跳下来,狰狞着一张脸揍我,然后这出戏也就完了。如果说这场剧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那这个结尾绝对是画龙点睛之笔:罗密欧要杀了一个嘲笑他的人。还挺合适的呗。


  我没钱付医疗费,万一闹到警察那儿就完了。对方似乎也没想着报警,于是我被领到他们这自带的一个小医疗室里头,连医生都像是混混,这世道!老子简直人畜无害不是吗?然后他们介绍了女主角给我认识。


  哦,那个在台上始终不动,只是端庄微笑,因而被老子评为“这场戏里演的最好的人”的女主角。


  那他妈的,居然是一个人偶!木头做的,每个关节还都能动呗!


  再没有比今天更丢脸的时候了。


  我他妈连人和木偶都分不清楚,或者是这出戏已经烂到连人和木偶也都分不清楚的地步了,而我居然为了他浪费了一晚上的时间,被揍的鼻青脸肿,甚至错过了末班火车!


  说真的,这个剧院的老板是怎么回事?他的脑袋是有什么问题?或者这个剧院的演员都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能接受一个木偶来扮演朱丽叶?敢情这世界上女人已经死绝了呗?


  我突然有点同情那个演罗密欧的烂菜头了,只是一会会儿。


  当然可能最值得同情的其实是这个剧院的老板。你要知道,有个这么差而且脾气挺大的男主角和一个木偶女主角(他妈的她还叫做玛丽安蒂)也是不容易,有这样烂的编剧和音乐齐齐敲着大锅盖才能编出来如此合拍的烂戏,他还得给它买单;说不定是经历了什么悲惨的变故,才被逼成了这样奇怪的性格。我瞧着他是不大正常:他装扮也很老派,有着模仿我大爱的曾经的帝王级组合里的某个我不能直言其名讳的人气偶像的痕迹(比如烟卷和圈眉——说真的,圈眉?那不是一般人模仿便能有那种气质的。他连一万分之一的神韵都没有学到呢。),敢情还是个长情的追星粉。我曾经当过那个组合的罗格镇后援会会长,觉得我一准儿和他有共同话题。


  说真的,他粉得挺深的。好多内幕我居然都不知道呗。


  大概是这个原因,即便有了玛丽安蒂小姐在中间,我总算在这剧院里碰着一个能好好说话的人了。


  他告诉我他经营这个剧院的原因。果然他妈的是为了艺术。我就知道,不是为了艺术的人怎么有资格粉‘草帽小子’呢?


  听得我都哭了,真的。真到我都忘了这剧有多烂,只记得他说他要坚持演下去。


  然而令人苦恼的是,我把他的男主角打得鼻青脸肿,明天明显是没法儿上台的了。


  “你就不能借此机会换个男主角吗?难道你不知道那个烂菜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他根本没有领会到莎士比亚的精髓……只会一个劲儿的自恋呗!老实说,明儿是不是他在台上,没有多少观众会在意的。”


  好吧,我说出来了。说出来了怎么地呗。


  他一双眼睛带着促狭的笑意弯弯地像个豆芽似的瞧着我,令人发毛,我怀疑我落入了某种陷阱。


  “你懂戏!”他用法语高呼,“BRAVO!”然后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明天,”他的胡茬和卷眉毛近在眼前,那距离让我想到早上经纪人的吐沫星子,“哦,不,你叫什么名字?”


  我被他的热情搞得有点不确定,“……巴托……罗密欧……?”我一定咬到了舌头,我想是呗。谁会念错自己的名字?


  “罗密欧!”他的金发和眼睛一样闪光,“这太棒了,你得相信命运。”


  然后他庄重的宣布,“巴托,明天你就是罗密欧了。”


  ……


  …………


  “……………………不!”我花了几秒笑话这个事实后大叫起来,“老子绝不和木偶一起演戏!”


  “为什么!你不喜欢玛丽安蒂小姐吗!”


  “谁会喜欢一个冷梆梆的木头人!不会说话不能动,没有温暖的嘴唇和胸脯,没有含情脉脉的眼神!没有罗密欧会接受这个!你自己想想呗!”


  他定定地看着我,半晌后叹了口气。


  “好吧,你说得对。既然你如此要求,明天你会有个朱丽叶的。你需要剧本吗?”


  他在柜子里翻找起来,不仅拿出了剧本,还拿出了金黄大卷的长假发和眼影。


  他深深地吸了口烟,打量着这些装备。眼神里有一丝复杂的萧瑟与晦暗,夹杂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情愫,


  “看来是得重出江湖了啊……”


  啥?


  啥啥?


  等等。你得让我理理。


  我因为被一个罗密欧揍了,而揍了这个该死的罗密欧,从而不得不代替罗密欧去演罗密欧。


  然后……我会有一个活生生的、不是木偶的朱丽叶搭档,他……正抽着烟,对着他的假发和紫色眼影叹息,背影孤寂,好像是老子委屈他重出江湖重操旧业一样?


  到底是什么样的江湖,会有我所要求的温暖的嘴唇和胸脯,还有含情脉脉的眼神?


  我组合式地想象了一下。(连同他的胡茬和眉毛,他手上的罗马大卷和紫色眼影,以及粉色的飘飘长裙。)


  ——上帝呀。你一巴掌拍死我成呗?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