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叶蓝]中奖 (下)

本来想分开发结果还是觉得贯彻上中下的理念吧!虽然下的内容比上中加起来还多!反正我就是啰嗦嘛~

顺便就用这个做叶蓝短篇合集《人间杂货店》的宣了!

收录有包括《中奖》在内的一共四篇叶蓝主题、风格各异、总有一方不是人或者两方都不是人的奇葩故事,以及一篇贯穿首尾的短篇小品《人间杂货店》。相信看完会给你们不一样(什么鬼)的感触。

天窗走这里。贩售机小蓝作为看板郎看着你们哟!



前情:中奖(1)中奖(2)


03.

身体很重,一直在向下沉,四周包裹着的是深蓝色的河水。叶修挣扎了一下,发现可以呼吸,也跟着就淡定了:吓一跳,不就是做梦嘛。

他看着周围浮动的粼粼水光和朝他摇头摆尾的锦鲤,手指从面前一曳,凑过来的小草鱼们就吓得落荒而逃——对了、都是做梦。什么突然出现的能变成人的贩售机,还有莫名中奖多出的奶娃娃,什么冬虫夏草还有黄少天和喻文州爱的结晶——什么都没有,啧啧,瞧哥这想象力。

可他还是一直下沉,身子越来越重,水草缠住了手脚,而最后一口氧气吐尽以后,四周安静得连个冒泡声都没有;叶修眨巴着眼,视野所见至极也不过是一小片单薄的的浮光,你只能盯着那里,看得眼睛酸酸涨涨的,没一会儿就流出了泪。

叶修伸手去擦,一抹,什么也没有;也是啊,这不是在水里么。

他就醒了。

 

所谓梦,都是和现实对应的。

他现在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任谁被一台贩售机压着也不会做个好梦的。你说是不。

可是贩售机是怎么到他床上来的?

时间倒回入睡前。

夜猫子叶修本来就睡得晚,可贩售机蓝河却定时休眠。

他沿着叶修的房间转了一圈,终于在电脑旁边挤了个位置出来,贴墙壁一靠就站那不动了。

叶修:“……你这是监督我打本呢?”

蓝河迷迷糊糊给他叫醒,揉着眼茫然:“没有啊,我睡着了。”

“你就这么站着睡?……”

“是啊,难道你见过躺着睡的贩售机?”

……还真没。可你站这我还玩得下去吗……

“你能变回贩售机的样子再站那吗?”

蓝河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想想这个要求也不过分,他点点头,砰地一声变回贩售机。

叶修的电脑瞬间就黑屏了。低头一看,自己借给蓝河的裤子正兜在地上,对方的电源线已经自动占据了电源插孔……

画面太美他不敢细想。

他敲了敲对方光秃秃的身子,从里头摸出盒烟来点上,目光深邃:“你还是变回来吧……”

蓝河默默地提上裤子。

“咳。我就说我站这儿就好了……忘了跟你说,变成贩售机形态的时候都是要接电源的……”

他发现叶修手里的烟:“你没付钱!”还特么拿了中华!

叶修淡定地晃了晃烟盒。“这个算租金好了。我租半张床给你,去躺着吧;有个人半夜站床头,瘆的慌。”

 

蓝河规规矩矩地躺好,有样学样地把被子盖到脑袋下边,觉得叶修还算是个好人。虽然有一半的人类意识,但这样躺着睡觉还是第一次,被子里似乎有股味儿,但还是暖暖的,热得从这块板子传到那块板子,连里头的恒温系统都要被捂坏了。他觉得这是对方的一番好意,自己如果不好好睡一觉就显得特别没有诚意;所以他努力闭上眼睛,挺直身板,睡得像个木桩子。可休眠功能一直无法开启,他能感觉到时间流逝,对方终于关掉电脑,爬上床,还把他往里头推了推。

滚烫的体温席卷而来。

蓝河觉得自己的线路板都要烧坏了。

身边的人全无所觉,睡得四仰八叉,胳膊压着他的肚子、腿也不客气地抻上来;呼噜声不大,但一阵接一阵,带着体温的暖气湿漉漉地吹在耳廓。好像体内线路受潮、又可能导致了哪里短路,他心想要糟,手忙脚乱刚想爬下床,才跨过叶修,就直挺挺地变回了贩售机形态压了上去。

这下可没来得及接电源。

 

叶修推了半天才把身上这货挪到床板上,方方正正的大机箱立刻霸占了几乎整张床,还把被子压在底下,自己只能穿个裤衩贴着铁皮瑟瑟发抖地缩在一边。正无语呢,又感到什么硬硬的东西抵着自己的大腿。

他喵的……又是电源插头。

这一次,果然还是要我亲自动手吗。

叶修深沉地盯着电源插头看了一会儿,翻出了超长大功率插线板。

过了一会儿,蓝河光溜溜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大概是因为通了电的缘故,从脸颊到腿弯的皮肤底下都透着过热后残余的粉色。

“呃……”

“那什么……”

两人在一地白月光下同时开口,尴尬地撞在一起,又都讪讪地收住。叶修咳了一声,指了指床边的接线板。

“咳……生理需求我懂得……线板给你放床头了,没事儿你就自个捅捅。……”

说完迅速抢过被子裹成茧状蒙头就睡,好半天才迷迷糊糊觉着有人扯着被角漏了一道风,好像在犹豫要不要钻进来。

他半合半睁着眼咕哝:“不睡啊……?”

对方动作一僵,隔了一会,犹犹豫豫地低声说,“……那个,我恒温的,不盖被子也行……”

话没说完,已经被扯进被子里整个包住,对方立刻长手长脚地缠上来。

“早说啊!恒温好啊……”跟抱个暖炉似的,H市的冰冻效果,那可是穿透物理防御的魔法攻击。这么一想,好像这国家投资还算人性化,对大龄优质剩男来说,还的确挺治愈的。

因为实在太暖和了,睡着之前,叶修还记得自己迷迷糊糊说,“我警告你,不准再随便变回去啊……”

 

04.

说不准他变回去,他还真就没再变回去了。

家里头明明多了一大一小两口人,叶修生活却也没什么变化,还是早上赖得晚,晚上起得早,就是房间整洁了很多,外卖盒子变了很少——他终于逐渐感受到高科技带来的恩惠了。

娃娃不哭不闹,反正吃喝拉撒都有蓝河照顾,他就抽烟的时候过去捏捏小手。哎,别说,还真挺治愈。晚上睡觉怀里有恒温暖炉,白天起床有人定时叫吃早饭,屋子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再也没有隔夜碗和菌菇锅。再后来,衣服也不用自己洗了,内裤一条条地,在温暖的阳光底下迎风招展。叶修心想,娶个老婆大概也就是这种滋味了,不赖啊。

一旦觉得不赖,日子过得就快得飞起。所以这样没心没肺没羞没臊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月后的某个早晨,一睁眼就看到个人杵在床沿边上,两只手正抬也不是放也不是,目光炯炯地站在床头看着他,仿佛千言万语,呼之欲出,眼光斜四十五度望向天花板的角落,语气含糊:

“……亲、亲爱的……起床了……”

——坏了,叶修心里头警铃大作。

他赶紧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蓝河犹豫了半天才叫了一声,声音不大,好像有点狠不下心或是拿捏不定,见对方翻了个身蒙头不醒,只好又凑近一点,贴着耳朵说,“……起来了,今天有点事。”

“……什么事?”

“试用期已经到了,要去总部填份试用反馈。如果满意,你可以留下来继续用;不满意的话就要现在退回……”

叶修坐起来,脱离被窝兽的控制不免冷得一个激灵,蓝河已经习惯了给人当被炉,下意识地蹭过去贴着他的肩膀,顺着肩窝一直攥到冰冷的手掌。比正常人类体温略高的温度透过来,即便这个西湖结冰的天气,他也只穿着一件薄的单衫,脸色红润,手心暖得像多了热水袋一样。

这一暖脑袋暖清醒了。叶修爬起来套上衣服,一边冷静地问:“留下谁?你还是他?”小东西长得比正常婴儿要快得多,现在一双黑溜溜的眼盯着人看。

“当然是……”蓝河摸了摸小东西的头。因为叶修只叫他“小东西”、“小娃娃”,丝毫没有取名的意思,身为辅助型的设备,他自然不会僭越。于是这小家伙到现在都很可怜地没有名字。

“我本来的工作就只是送它给你。”

“你们蓝雨的客户服务这么到位啊。你需要五星好评吗?涨工资不?”叶修边穿裤子边说。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好像真的只是决定试用家电的去留,“行,我跟你去。”

蓝河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明亮起来,又跟着有些黯然;但接下来他很明显打起精神,似乎努力掩藏那些冗余的部分。

“等之后手续办好了……好歹要记得给人取个名字啊。”

“名字就不用了吧,”叶修说,他提起裤子,笼好外套,站桩等着蓝河把围巾给他往脖子上挂,“我打算退货。”

对方手一抖,两头狠狠一勒,成了死结。

 

 

一路上贩售机青年都再没给他好脸色看。叶修无所谓地袖着手,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没心没肺没血没泪,在一起住了也有一个月了,闲的时候还会逗它呢,也晓得把烟掐掉再来抱。明明看到娃娃开心的时候你也是笑着的,这时候说退货就退货。蓝河愤怒地捏着拳头心想,人类都是这样的吗?

这么一想,好像心脏的位置就猛地抽痛一下。

叶修全无所觉,看着拥挤地铁里另一边的倒影,“你这之后打算去哪?”

尽管很生气,蓝河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回去上班。”

“继续做贩售机?”

“贩售机有什么不好,也许会碰到下一个中奖的人呢。”他赌气地偏过脸。

“然后再给他生一个崽儿?”

公众场合,众目睽睽。蓝河脸部唰地运转过热,大声辩驳:“都说了那不是我生的!那只是中奖!中奖!”

感觉小蓝比刚来的时候智能化多了,叶修满意地咂咂嘴。好了,现在跳进黄河洗不清的人不止我一个了。

两个人的话,即使是在黄河里,也算是鸳鸯浴嘛。

 

到了蓝雨总部,发现排队来登记试用反馈的人陆续都到了,退货比率一半一半。蓝河更加郁闷,他问前后队的另一个抱着娃的宅男:“请问,是这款智能成长机不好用吗,为什么要退?”

“呃,功用什么的,老实说现在还看不出来啊……”对方显得十分为难,但是转而又笑了,“不过,最近学会唱歌了哟,我家的。”

他拍了拍怀里抱着的孩子,小北鼻眼睛一亮,立刻气壮山河地来了一首《爱情买卖》,再拍两下,中途换成了节奏强烈的《我的滑板鞋》,兜屁股捏一把,又娇羞地唱起了《痒》。

“……”蓝河不禁感慨叶修这样甩手干部其实也不错,而自己对孩子的教育实在太成功了。但看见对方望着小娃娃眼中满意宠溺的眼神,想起自己问话的初衷,“那、那为什么要退货?”

“啊,因为……”对方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被它感动了!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向往和渴望,于是迅速脱团……马上就要结婚了呀。”

他低下头,神秘兮兮地贴近蓝河的耳朵,“奉子成婚哦。”

蓝河一愣,放眼望去,大多数使用者都不是一个人来的,他们身边多了另一个人的陪伴;多了这样一个孩子,看起来就像和和美美的一家子。在这样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大集体之中,自己和叶修的组合看起来要多扎眼有多扎眼,怪不得打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人时不时望向这边,蓝河恍然大悟,他开始还以为是自家的迷你成长型长得漂亮的缘故。

“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宝宝,所以不需要这样一个虚拟陪伴的‘成长型’了是吗……”

他低下头。蓝色的额发落在眼睛前边,遮掩得看不见表情。他轻声问,“那你呢,你也是要去建立自己的家庭了吗……?”

叶修吐着烟圈。他瞧着身边的小贩售机,“你什么眼神,哥能和这群现充一样吗。”

“我退货的理由很简单啊,我养不了这小家伙。撇开个人习惯不说,我不会冲奶粉,也搞不定换尿布,更没本事哄它。一打起本来没日没夜的,自己都只能吃泡面,你看我连仙人掌都不养,沐橙以前搞了盆吊兰过来放在阳台上,没熬过一个月。这小东西吧虽然不费事,但跟着我受罪不如去个更好的地方啊,不管将来是什么,成长期总是很重要的嘛。”

蓝河眨了眨眼睛:“可是这段时间不是挺好……”

“那是因为有你在啊。”

他搓了搓手,接过前头工作人员递来的表单,连语气都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别看我这样,我也不是没个七情六欲的神仙,也习惯成自然的。我想我得花一阵子才能消化你不在了的事实。”他仰着头,四十五度明媚忧伤,“看来得去买个暖水袋了啊……”

蓝河:“……滚!”

 

小贩售机被气跑了,叶修只好自己抱着小娃娃到反馈处去办退货手续。前前后后虽然不少都是退货的,但就他一个在中间形单影只,看起来颇为扎眼。

售后客服专员看到反馈单上退货的选项,立刻尽职尽责地例行询问:“和我们智能便携迷你成长型机器的交互程度达到了哪一步?”

“呃,哪一步……”他想了想,“握手算吗?”

“没有进行初始化设置?”

“初始化设置是个什么……”

“就是以你的权限给他起个名字,会有‘开启个性化之旅’的提示出现!”

“……没有。”早说啊,怪不得觉得这小家伙见自己的时候一点都不亲,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原来是根本没设置!

可转念一想怪谁呢,说明书被自己徒手扒衣——不对是拆机时撕了。

 “请问对本公司的产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不满意的地方倒是没有……就是能直接送成人型的吗,这成长型的等着多费事啊。”

客服人员十分严肃地回答:“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我们的研发者从广大受众群体最亟待解决的问题出发,用成长的责任感与义务来培育用户自身缺失的社会感情。成长型的交互性更好,事件设置也更多,能带动用户主动参与到社会生活的常规形态中来。”

……明明只是想秀恩爱而已,叶修腹诽。

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售后客服专员大笔一挥,在他填写的反馈表上写下“不予退货”几个大字。

“——喂喂喂,我连设置都没设置过,怎么就不准退货了?”

“这位先生,请您注意,我们这是国家级科研项目,肩负着改变宅男的宿命,让更多亟待帮助的亚健康群体走进广阔天地中来的重要任务,作为小白鼠——咳,不对,是作为被选中的人,希望你能用认真严肃的态度来看待它。也请理解我们的专家组选中您作为测试对象,是源自对您目前的生活状态由衷的关心和帮助援手。至少请您认真试用以后,再填写我们的反馈表吧。”

 

反抗无效,叶修最后只能抱着小娃娃又回了家。屋里和早上他们离开时一样整洁,夕阳像金色的毯子一样透过窗纱撒了满床,可是那个租赁了他一半床边的贩售机却没有回来。阳台上的衣服都收了起来叠在柜子边上,他好像早就料到自己会离开那样,一切都算得刚刚好。

叶修难得伤感了一会儿。这小娃娃遵循人性化设计的理念,轻易不会哭,所以只是伸着手,“呀——”地叫着,再攥成拳头,像在给他打气那样挥舞起来。

“好吧,以后就剩我俩啦,”他抓抓头发,翻开对方重新给他派发的厚厚一本说明书,以及一套标配装备,乱七八糟地先往孩子身上堆。“哎,我看看书上怎么写的……,好像得先起名,起名是语音识别吗,还是要按什么键,你的按键在哪啊我找找……不会和小蓝一样在奇怪的地方吧?”

“……——谁的什么在奇怪的地方啊!”

叶修一抬头,没防备被肉呼呼的小粉拳狠狠捶在鼻梁上边,疼得龇牙咧嘴。

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还是个青年的模样,提着个鼓囊囊的行李包,肩上还背着个书包。他重重地把行李扔在地上,然后飞快地跑过来。

“你要对这么小的孩子干什么!别乱摸!还有!别让它光着身子!会生病的!”

 

叶修从善如流地放开手,他欣慰地看着忙碌起来的贩售机青年,想开口来几句亲昵的,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你回来啦?”才发现蓝河气鼓鼓的,瘪着腮帮子。“工作怎么样了……?”

“……我之前旷工了一个月,”他手下不停,嘴里咕哝着吐出字眼来,“被开除了。”

叶修愣了愣,一个月,难道就是这一个月。

“……为什么?”

“还不都因为你!”蓝河拧了眉咕哝着,他觉得嗓子被噎着生疼,“你叫我不准变回去的。”

“呃……”叶修反应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噗。”

不笑还好,这一笑……两行鼻血直挺挺流了下来。

啪嗒,鼻血滴在蓝河手上,还有小娃娃的襁褓里。

本来背对着他的蓝河吓了一跳,一转头,正看见叶修捂着嘴,跟沐橙之前拉着他看的那部苦情古装剧的男主角一样满手鲜血,好像得了不治之症走火入魔命不久矣,他大惊失色,连抓着他的手都抖了:“你、你没事吧?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

叶修一愣,瞬间明白过来:作为一个贩售机活过二十年的蓝河,可能除了电视剧以外,从来没见过人真的生病。而电视剧里只要一掉鼻血,除了耍流氓以外,准没好事。

电光火石之间,他立刻发挥了一个演技派应有的素质,脸色苍白双腿一弯,往人肩膀上一靠浑身不出力,虚弱地说:“其实,我一直有件事瞒着你……”

蓝河把他抱在怀里,紧张地说:“你说,我听着呢。”

“我身患绝症,命不久矣……”叶修捏着鼻子,沉痛地说,“所以什么成长型的不适合我,我肯定看不到它长大的,等感情深了再分别不是更难受吗,所以……”

蓝河一双清泠泠的眼瞬间就蒙了一层雾气。“没关系,”他咬咬牙,憋着声音拍胸脯说,“我会帮你养大的!!”

叶修继续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这病一到冬天,身体就不听使唤,人也昏昏沉沉的,什么事都不想干……但又怕睡过去了,一闭眼,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贩售机青年皱着一整张脸,显然完全陷进去了,死命捏着他的手:“你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的!”

还真有效,叶修眼亮了亮,嘴角一勾,“真的啊?”

“嗯!”蓝河使劲点了点头,把叶修放到床上,(贩售机的力气可是很大的,这点儿重量简直轻而易举),还贴心地掖好被子。“还有什么别我能帮你做的吗?”

他凑得近,问得真切,带得叶修一瞬间也有些入戏;脸上刚被自己滴上去的鼻血还没擦掉呢,下意识伸手去抹,指腹擦过温热的皮肤,晕开一道淡淡的红痕。

心念一动,短路似的触电从指尖哔啵烧开,一路带着火花飚到心脏,嘭隆隆地多跳了好几下。

这边蓝河一言不发开始脱衣服,把自己脱的赤条条地正打算往床里钻;原本没什么,现在叶修被刚才一通电打得清醒了,登时如临大敌:“你要干什么?”

“陪睡啊,不是一直都这样,”蓝河有点莫名其妙,他停了动作,匀称的身体一半被夕阳的晚光照亮,白花花得耀眼,“你不是喜欢暖的吗。”他四下看了看,微微蹙着脸,“还是说……你已经买好了暖水袋了?”

“呃,没买,不过,我今天,”叶修瞥了一眼自己裹在被子里的身体某个不受控制正在挺起的部分,“今天不太冷。”

“哦。”蓝河声音里还有点小失望。

叶修咳了一声,岔开话题:“那什么,对了,时间不多了……趁这机会给小家伙起个名字。”

“真的?你想好啦?”蓝河又高兴起来了,他把小家伙抱到跟前,兴冲冲地拽着肉嘟嘟的小爪子去摸叶修的脸,“快亲一个,粑粑要给你起名字啦!”他学着哄娃娃用的软糯的声音,低着头,漂亮的眼睫毛筛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叶修捂着心口,眼见着自己血条直线下降:“……我说蓝啊。”

“嗯?”

“咱好好说话行吗……”

“可电视里跟小BABY说话都这么说啊……”

是这么说,可我心里猫抓似的,痒还挠不到你懂吗;叶修忧郁地说:“好吧,那小家伙就叫忧郁小猫猫好了。”

“……这名字真的没问题吗。”蓝河狐疑地看着他。

“……现在五个字的名字是响应国家号召,是时尚。”叶修大义凛然。

“……行吧,反正你取都取了……”

蓝河放弃抵抗,举着小家伙凑上来,软软的小嘴唇还沾着口水,贴着叶修嘴角碰了一下。

“好啦,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粑粑啦!”

——糟糕,他笑的超级开心的。

所以小家伙嘭地一声变成自动扫地机什么的事情一点儿也不重要。

叶修下意识伸手就把蓝河拦腰搂住了,指指自己嘴唇,学着他那糯声糯气的腔调说,“那麻麻要不要也来亲一下?”

蓝河一愣,显然还没反应过来,眼睛亮亮的,瞧在叶修眼底,似乎映出一片星光。他们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他突然低下头,轻声说:“你别唬我。我们智商很高的,模糊联想也做得很好,但不见得分得出来什么是玩笑话。”

叶修耸耸肩,他收紧手臂,“是你说的,要陪我一辈子。小家伙也领了,我看我的女朋友是没戏了……那总得有个男朋友弥补一下。”

怀里的贩售机青年体温骤然升高,逐渐滚烫得都要抱不住了,还有不断加温的倾向。就在叶修以为他的线路板烧坏了的时候,蓝河突然飞快地凑过来,紧紧闭着眼,滚烫的嘴唇撞到鼻子,这才落到嘴角上头。他自己反倒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摸叶修的鼻子:“疼不疼?有没有磕到哪?”

叶修十分感动,刚想说话,又一股鼻血汹涌而下。

 

 

某年某月某日的H市,有人看到一个蓝发的青年扛着一个用被子裹成粽子的男人,健步如飞地奔跑在青春的大街上。

“坚持住!医院马上就到了!”

“小蓝!放我下来!不用去医院!我没事!真的!刚那是骗你的!”

“我不放!”扛着人的青年还分出只手抹了把眼泪,“我说过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去……这是鼻血!只是鼻血!鼻血是不会死人的!”

“我不信!你刚才说了是骗我的!”

 

路人们纷纷会心一笑。

啊,今晚月亮真圆,天气真好。

 

 

FIN.


评论 ( 25 )
热度 ( 487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