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林方][ABO生子]天堂地狱

本来想写新的给锐仔庆生但是实在忙晕了……

结果还是迟了。新文只写到一半。

我切腹去了。

只好老文混混更。

这篇是收录于《不可说》的林方番外。独立看应该也没有问题。

要注意的是,

极其丧病,极其丧病,极其丧病。

全程生子,全程生子,全程生子。

慎入。慎入。慎入。


--

【天堂地狱】

且要天堂以就善,曷若服义而蹈道;惧地狱以敕身,孰与从理以端心。

——《宋书·天竺迦毘黎国传》

 

#林方的场合#

 

方锐用胳膊肘子捣捣老林。

一下不行没醒,跟着又一下重击。

“老林,他踹我。”

林敬言朦朦胧胧地半梦半醒,被他捣得翻了个个儿,搞不清状况地哼了一声:“……谁?”

“你家熊孩子。”

……说得好像不是你家的似的。

把人脑袋按了按,往他隆起的肚皮上摸了一把。

乖,睡了,啊。

方锐觉得特敷衍:你叫这熊孩子睡呢还是叫我睡?

老林被折腾地半夜清醒了,赶紧跟着哄:叫你叫你。他不一直在睡。

不行我睡不了,他顶着我胃难受。竟然还敢踹我……妈的死孩子等出来了老子慢慢收拾你……

 

方锐用脚指甲盖儿划划老林睡裤底下的腿。

猫抓似的,一下不解气,又一下带劲的。

“林大大,我饿。”

林敬言刚就给他闹醒了,这下还没睡着,听这话知道他是真饿,肚子咕咕叫呢,心疼又没办法,只好叹气。

想吃啥我去弄给你。

吃啥顶用吗,吃了也给这熊孩子折腾出来。卧槽你知道他在里面干嘛吗,翻跟斗啊,把我的胃当板砖似的拍啊!这小流氓!

老林只好哄着,熬过这段日子就好了。哎,你也别这时候就流氓流氓的叫,可能是个闺女呢?

什么?方锐一拍大腿:竟然还是个女流氓!

老林揉着腿撑起身子给他找零食,看在点心的份上,你下手轻点儿行吗……

 

方锐拿屁股瓣儿顶顶老林。

一下子没反应,干脆翻起一条腿往他身上蹭。

“老林,我想要。”

……卧槽,一晚上你是能玩出多少花来。

林敬言是不打算今晚能睡了,他瞪着眼看天花板,身子躺得跟王宇直一样直。

“不行。”

方锐继续没脸皮地蹭,怎么不行了我看着你晚上才喝了一碗甲鱼汤吃了二两猪腰子,上没上火啊我正好帮你消消食。

不行,保育手册你没看吗。怀孕期间不得行房。

为啥!!什么鬼规定!?方锐大惊,人权呢?我要去人权协会告你!

告我啥?

告你虐待我,阻碍Omega正常的情绪宣泄!方锐眼巴巴地说着。

我要现在做了你倒真可以告我,老林干巴巴地回,因为怀孕期间行房容易流产。

……靠。凭什么,老子爽老子的,他要愿意出来我还省事了!

你确定?那样很疼,还会出血。

方锐一瞬间噤声。半晌磕巴起来:男子汉大丈夫,砍头不过碗大的疤,怕什么流血?

林敬言继续科普:可那之后还得一两个月不能同房。

方锐彻底没声了。

 

方锐拿浑圆的肚皮贴贴老林。

一下没碰着,跟着一下又有点抵得反胃。

“老林,我怕。”

老林只好翻了个身,搂着人换了个姿势。别怕,才吃这么点不会吐出来的。

方锐满脸的产前忧郁症,可惜黑灯瞎火的就算是老林也看不见。

我能不怕吗。自从有了这小子我比以前能吃了一倍结果体重还没上升,都给他吃了吧?多点大个人和我食量一样大,这出来了还得了?

他说着还心有余悸地往自己下面摸了摸:别到时候因为太胖卡住了下不来,那劳资后半生的性福要怎么办?这小子负责吗?

下不来可以剖腹,老林继续干巴巴地科普,要不明天我给你报个班,你去全面学习一下生育常识怎么样。

事实证明,在岁月面前,所有的浪漫都是纸老虎。

 

老林真不是个东西!

方锐声泪控诉,竟然为了这么个熊孩子让我去剖腹!

是剖腹不是切腹,你那么激动干嘛。叶修翻了个白眼,熊孩子的爹,肯定也熊。他伸手把方锐送嘴边的可乐顺走倒进自己嘴里,你不能喝。

方锐更怒了。老林管我也就罢了你个叶不修也管我?

谁都知道这时候孕夫不能喝这个。

方锐眼睛一亮。喝了会不会掉?我喝他三大瓶把这小东西给搞出来,一了百了。

不会,叶修冷静地指出,但有可能你生出来个脑子不太好使的或者哪儿先天性有点什么障碍的,比如你看那边那个。

孙翔哼着伤不起从窗口走过去。

 

老林真麻烦死了!

方锐言之凿凿,你们A是不是都这副死性,起个名字也那么麻烦。买了一堆起名字的书也就罢了,每天睡觉前要翻一遍汉语大辞典。还买了宣纸笔墨在那写,几轮淘汰赛后选出了一百个让我挑……

他自己怎么不挑?

他选择恐惧症了。如果字数不限制我想他一定会给这熊孩子起名叫林•昊天思聪展鹏志强炫明雪禹松源智渊能哲(以下省略)•锐吧。

那你挑了吗。

我早想好了,还要挑什么。以我的智商,还用像他那样查字典才能起名字,一点创意也没有。

方锐把桌上的软糕塞进嘴里,拍着手说,

是男的就叫糖糕,女的就叫点心。

张佳乐爆手速赶在方锐伸爪子前把最后一块塞自己嘴里,一副理解的表情点点头:

怪不得老林胃痛得都要去医院了。

我靠你还嫌弃我,你家娃的名字跟我起的有区别吗,不都一个级别的。

怎么能是一个级别的?!张佳乐大怒,你那是放嘴里嚼的,哥这是充话费送的!

 

从那天起方锐的开场白都变成了: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给你们讲个笑话你们要不要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家那娃竟然是充话费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新杰十分淡定地问,你可以在十分钟内讲完吗,我要赶去接奇英放学。

没问题,这个故事并不复杂,方锐沉下声音说,但他足够让你回味悠久,我现在相信张佳乐的爹妈一定在怀他的时候也喝了三大罐可乐。2.5升的那种。

据说他家儿子的名字拖到快上户口了都还没起,后来急着赶紧取了,他家那口子就选了几个,从QQ上发过来让他定。他拿不定主意就忘了。过了会儿,想起自己手机快没钱了自个在工地上离缴费的地方远,就回了一句亲爱的么么哒手机快没钱了帮我充个话费我这乡下地儿赶工呢,又跟着补充了一个字,远。

神棍点的原因是幸运E,科学点的原因是因为手机没钱没流量,结果前面那条长的没发出去,对方就收到了那一个字。

于是他家儿子就叫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捂着肚子差点满地滚,可惜挺出来的部分杠在那儿蹲不下去,只能像个老农似的气喘吁吁地撑着腿,半晌奇怪地看着张新杰:我说得这么卖力你怎么不笑啊?

张新杰想了想宋奇英这个名字所背负的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擦掉眼镜上腾起的雾气,特别认真地问:很好笑吗?

 

方锐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现在的林敬言,就是一杯上等铁观音兑了三元两大杯的街头冲剂奶茶,鬼知道是个什么味儿。

方锐被他齁得牙疼,看到他跟老师检查作业似的认真眼神就想翘课,感到他含情脉脉的毛爪子摸上肚皮就翻白眼。

这位先生,请把我的老林还给我好吗。

林敬言摆出一如既往的林式微笑,瞎说什么呢我一直都在啊,说着自个把脑袋贴进他怀里。方锐下意识地乳尖一紧,可对方奔着肚皮去了,以前常受照顾的地儿如今是打入冷宫的节奏,理都不理。

宝贝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啊想没想我啊粑粑今天也认真工作赚钱给你买坦克车哦粑粑念唐诗给你听好不好。

方锐吸吸鼻子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你谁啊你!张佳乐吗!!!

可他现在连吐槽的力气都没。光是坐着都累,挪个屁股都要有人帮忙,身上又容易痒得要命,据说是胎毒,这症状听起来就膈应,正是最感到委屈的时候;偏偏以前简直号称温柔模范居家好老公,霸图拆迁队连续三年“我最想嫁的Alpha”排名第一位的林敬言林大大,居然一心扑在连脸都没见过的熊孩子身上,免不得受冷落一肚子委屈,但又硬忍住了,妈的老子什么人鼻子都没长出来脸丑得跟鬼似的熊孩子也能让我吃醋?!可一腔累爱无处发泄,看人又黏黏糊糊靠过来,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胳膊一挥一拳头塞过去,很好,武力值还在,这一下揍得老林平光眼镜都掉床肚下头,一抬头一行鼻血潸然而下。

方锐也没料到这中招这么容易,这下好了,自己攒了几个月没处揍这熊孩子攒下的力气都招呼到老林身上了,到底心疼得不行,刚想表个态认个错,老林你过来我帮你擦擦,可这刚当爹的在这鼻血喷涌的状态竟然还笑得特么傻白甜,伸着血淋淋的手就摸上方锐的肚子,柔声安慰:宝贝,你现在看到的都是假象,我和你爸的感情一向稳定,属于日久情深型。

 

方锐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万分怀念当初会把眼镜一脱前额的头发一撩往沙发上一躺,拍拍大腿说自己坐上来的还附带邪魅一笑的林大大。

当然,以上画面就跟毁图秀秀似的,自带多少程度脑补多少程度美化。

他还是比较喜欢流氓林敬言,斯文败类在床上只有他一个人看见。

可为了肚子里这祸害,性生活什么的早就成了浮云。

方锐不是没有努力过。

他也曾裹着浴巾,在林大大一进门就会看见的沙发上费力摆出一个S形,支着手臂露着大腿门户大开,扯一小角掀啊掀的,没脸没皮地说,唷,老林,回来啦。

刚回家的人一边脱鞋一边打量,然后满意微笑:嗯,最近身体不错啊,长胖了点。

方锐挫败,仍然不死心地问:你就没有什么感想?

感想啊……

老林又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方锐赶紧躺回原位摆回维纳斯经典造型。

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那个谁来着……经常做广告的……

周泽楷?!

米其林。

 

方锐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要抗议Omega人权协会惨无人道的规定,夺回自己享受正常性生活的权利。老林不干那就让愿意干的来,被标记之前哥也是风靡两岸三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黄金Omega,怎么就摊上了你;结果现在还给我从斯文林变成倒霉乐,不立即退货已经是念及当初情趣。嗯,没写错,是情趣。

不得不说,老林在很多层面都是很优秀的,包括你们没机会知道的部分。

方锐秉持作死心态,骗走护士,挺着肚子跑去他以前常蹲的酒吧。到底还没敢点酒,就听着音乐坐着,明明是浪漫情调的慢吧,不知道这时候怎么听起来觉得嗡嗡吵着头晕脑胀。

男O即使怀了也不怎么显,罩件宽松的衣服就看不出来了;不过自从走进来到现在,没人向往常他热乎那阵子看他就跟狼见肉似的馋,毕竟标记过了的O浑身都一副别人领地的气味,那对于其他的A来说就是种排异和警告。B们倒没啥感觉,一路跟方锐打招呼,每个人的开场白内容也都差不多:

你吃什么饲料了脸圆得跟月饼似的?!

听到第五个曾经对自己有那么一米米意思的人委婉感慨他现在肥得依稀可见当年风韵,方锐心灰意冷地掏出手机,就着最后百分之一的电给老林发短信。

他妈的是你喂的四月肥快把我的青春还来。

连唯一能干的事也没了,左边是一对循序渐进的暧昧右边是一对乱放信息素的约炮,方锐夹在中间,直着背也难受,弯着腰也难受,喝甜的反胃,喝酸的恶心,也觉得自己像个废物点心。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他哼着凄凉的歌转着旋凳,视线总是不经意地向门口飘,想着当初和一群损友们打赌,向下一个进场的人发出共度一夜的邀请。方锐一口喝干了酒往桌子上一拍,扯了扯深V领跳下座位说谁怕谁啊,老子阅人无数什么类型的搞不定?拍着胸脯就上了,其实内心还有点忐忑,天灵灵地灵灵王大眼保佑是个帅哥最好是个A有八块腹肌没有肚腩,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有眼缘。万一看着那张脸不对胃口不对胃口硬不起来,为了逞个英雄耗费哥宝贵青春中的一晚,该多扫兴是不。

 

撇去那件有点老土的外套和衬衫袖口里头貌似露出的保暖内衣,单看脸的话,还真够帅。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鼻梁高挺,眼镜遮挡了焦虑的视线,看起来还有点半真半假的迷离。人往他旁边坐了,看了一眼他桌上连冰都不敢加的柳橙汁,带着点无奈的苦笑,对酒保说:帮我来一杯一样的。

方锐低低地笑。哎你当年也这么搭讪我的。

那时候我是真不知道要点什么。林敬言说得一本正经,那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第一次就搭讪成功,不简单啊林大大。

其实那晚是你搭讪我才对吧。打赌输了? 

林敬言一口气喝了一半柳橙汁,解开领口的扣子,里头的皮肤透出一片水腻的薄汗光泽。

咳你说什么呢,我那是真心被你迷得七晕八素心甘情愿。

林敬言只是笑,算了,结局好一切都好。

他的镜片上倒映着一片温和的暖光,扭过头端起杯子,里头放大了潋滟的微笑,往方锐的空杯边缘撞了下,一声清脆邀约的声响。

今晚跟我回去吗?

 

所以说年轻人想改朝换代还嫩点,老流氓不愧是老流氓。

难得享受到缺席了几个月的服务,方锐扭着腰胯动作简直收不住,更别提叫声了,他向来在这方面大方真诚,没羞没臊。

林敬言又不敢太大力压着他,酒吧里的前情回顾导致最后吻得过了火,两人身上都下不去,连带小娃娃都躁动不安地多踹了方锐几脚。但到底也不过是做点嘴上服务,冷落了这么久,虽然几乎把持不住,可考虑到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牺牲一点也是必要的。

方锐下面那话儿被老林认真伺候着,咂吧得啧啧有声,爽得昏天暗地,叫得更是有什么来什么。

太棒了,再来,再深点,嗯嗯嗯,啊啊啊,爽,太爽了,有点糟糕,啊真糟糕,坏了,不对,我操……,妈的,尼玛,嗯,老林,嗯嗯,……老林!!……停,不要,……老林,救命……

林敬言心想,果然太久缺乏夫妻生活,这次怎么这么快。

方锐猛一使劲把人踹墙上了。

卧槽老林我叫你停啊你听不见吗!

……哎?你一般说停不都是快点的意思吗?

卧槽不是快点啊是真的叫你快停啊!那熊孩子他妈的好像要出来啊!

 

 

在被救护车送去医院的路上,方锐还攥着老林的手一脸惊恐。

你说为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现在?是不是因为画面太刺激了?!

林敬言咳了一声。你别多想。

方锐眨眨眼睛,把手指又抠紧了点,老林。

嗯?

……没事,我就叫叫。

林敬言弯着个眼睛,心疼地揉着他额头笑。

你叫。

方锐把手指更抠到里头,恨不得嵌进他身体里。

老林。

嗯。

林大大。

嗯。

林敬言。

我在。他徒劳地擦着他头上冒出的汗水,疼吗。

废话……你……他妈要敢说再要一个你特么的就给我变性了自己去生……

方锐不愿意在其他人面前哼哼,就只顾着一个劲面色惨白地说话。

要是老子特么的这么英勇献身,最后也光荣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你说。

是儿子的话,真的不能叫糖糕吗。

他也就疼得快晕了说点瞎话保持神智,眼睛里到处一片朦胧,只有林敬言的模样特别清晰,帅得足够蝉联第四届霸图拆迁队我最想嫁的Alpha排行榜第一位。

行,你要喜欢他叫糖糕,他就叫糖糕好了。

方锐愣了愣,好像一口气吃了一年份的糖糕,腻得都忘了疼,憋红着脸满头大汗地追问:

那、我要喜欢他是个流氓呢?

 

——那他就是个流氓。


FIN.

评论 ( 20 )
热度 ( 868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