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叶蓝]中奖(上)

※调节心情用丧病设定,阅读慎入。

※早上一个手快就按了发出……看见的当没看见啊……所以没写完也先发出来了……让大家感受一下。

---


“恭喜,您中奖了——恭喜,您中奖了——”

电子合成音用所谓欢快的语调重复了两遍,然后播放了一阵又长又老土的恭贺音乐。叶修等了半天,他买的烟也没从出货口里掉下来,老式柜机里头噼里啪啦地响,好像有什么卡住了一样,他只好勉为其难地虚抬起一条腿,费劲地做出要踹的模样:“喂,看你这副德行我觉得奖品也就算了吧……还是把烟给我行不。”

“您中奖了——奖品是——是——”

“奖品你自己留着吧,烟再不还我我踹你了啊。”

自动贩售机当然听不见,它很努力地全身震动着,可是奖品出口仍然毫无动静,一通剧烈的砰哐啪嗒砰后,一包瘪了一半的烟盒终于掉出来。

叶修有点心疼。他捡起烟盒,拍拍贩售机:“你这客户服务做得不太到位啊。得,看你这么费劲也别生了,都难产了。还是塞回去吧。”

他拆了烟盒,把弯了的烟管掰了掰直,一看还能点上,也就大人有大量地一挥手,不和一台老式机器多做计较。直到他走出老远,还能听见它锲而不舍地唱着老土的音乐,肚子里轰隆隆响的声音。


这事儿转眼就丢去了脑后。所以当叶修被持续不断的敲门声烦的不行,费了好大劲才把两只手从键盘上面撕开,起身途中还撞到了桌角——跛着腿好容易开了门,看见一个俊秀的男人抱着个奶娃娃站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他嘴角半黏着的那根弯了的烟终于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恭……恭喜您,先生。”

年轻男人脸红红地眼神到处乱飘,低着头把咬着手指睡得正香的奶娃娃往他面前一送,“您中奖了。”

叶修看着襁褓表面一片茫然心底一片狼藉。怎么回事,纳尼够多,到底是什么中奖了啊难道是那方面中奖了真的是我想的那个中奖吗!什么时候喜当爹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电光火石之间,叶修短暂而快速地回顾了一下自己的前半生。嗯。没错,这是一个死宅的前半生。尽管身边不乏妹子,但自己却没有和她们进一步发展的举措。如果不是哪天睡着的时候在自己全无所觉的情况下被某些个激进派粉丝绑去生猴子了这种小说里才会发生的情景,从生物学上来看,这个孩子怎么着也不能是自己的。

而中奖这种事情,因为人品好手又红,倒是不少见。小学时候摸彩票,他弟就只能中洗衣粉,他中的都是真金白银的游戏充值卡。但中了游戏充值卡又不能回家去说,可中了洗衣粉的却可以一副孝顺模样去父母面前表功,这就造就了两兄弟日后道路的不同。

咳,扯远了。

还是让我们回到眼前这个火烧眉毛的事态上来吧。

叶修至少外表看起来十分淡定,他拿脚跟碾灭了那根弯了的烟。

“小伙子你找错人了吧,我对象还没一撇呢,从哪来这么大的孩子。”

年轻人脸更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这是刚……刚才出来的。”

“新鲜肉包子还热乎着呢是吧?”叶修见年轻人挺好欺负的感觉,心中大定,伸手戳了戳娃娃的脸。小家伙也不哭,短短的小手好奇地勾住他的手指不放,像个玩具似的扯着往嘴里送。

“喂喂,这不是饿了吧……别在我这瞎耽搁了,快去找孩子妈要紧。”

“可这是中奖来的……”

“真中奖那也怪自己不小心啊,还能不认了吗,好歹十月怀胎也不容易,现在的年轻人要有社会责任感,既然中了那就养嘛。”他拍拍年轻人的肩,拿着长辈架势训话,“你也是,拿出点孩子爹的气势来,别瞻前顾后的,快去吧,啊。”他说完掉头就往屋里走,耽误这么长时间别被人爆了装备,没发觉那小年轻被他这一番话鼓舞攥了攥拳头下定了决心,突然一个箭步横在他和门中间:

“叶先生你真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叶修疑惑:“我们见过……?”

他话音未落,就见眼前的男人突然砰地一声,变……变……变……变……成了一台自动贩售机!

自动贩售机当然是没有手的,原本怀里抱着的孩子这时候呈现自由落体往下掉,叶修手快,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已经一把抄过去,将娃娃接住了。

孩子哇哇大哭起来。

叶修一手兜头一手托屁股,像捧着个南瓜似的,瞪着眼前横在自家门口的自动贩售机,可对方纹丝不动,显示屏上出现了一行“奖品已送达”的字样。

“……喂,这位兄台……我确认我们见过了……你……你能不能变回之前的样子?”

自动贩售机毫无反应。过了一会儿,突然发出哔——地一声,上面所有原先亮着光的按键突然全灭了。

我操。……该不会是没电了吧?

叶修抽搐着嘴角,想伸手摸烟,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裤衩。

寒风瑟瑟,腿毛直立,小家伙哭得凶,他也没办法,只能像玩保健球一样把小家伙在两臂之间来回晃动,“……你哭得还来劲了?我该上哪哭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这个莫名其妙还会哭的奖品和一台不请自来还巨重无比的贩售机一起弄进屋里,叶修看着屏幕上被爆了装备的小号,再看看这多出来的一件除了哭以外没有别的技能的新装备,他决定无论如何得给这个贩售机一点颜色瞧瞧。

这临时租屋房间不大,一个贩售机放进来简直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他只好把它横在床上。

可叶修把机子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发现——没找到蓄电池。也没找到电源插座。

他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下对方虽然老旧但是整齐的外壳。“不想让我找到是吗……”顿了一顿,手里已经多出起子镊子老虎钳,嘴角一勾,“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完全没有给人原路安回去的打算,他暴力执法强硬拆迁一样砰砰磅磅三下五除二把外壳给拆了,很快就发现藏在里面的电源插头。叶修想拖个接线板过来,可都连着电脑,竟然不够长,他扯着两头往一起凑,这时熟悉的脚步声也适时响起,合着苏沐橙一把银铃似的嗓音:“你在不在里面啊我进来了啊——”

叶修埋着头,“自己拿钥匙,我分不开手,跟你说看到别吃惊啊……”想着帮手来了,心里一松,电流噼地一打,插座插孔严丝合缝地接上了。

跟着他听见一丝呻吟。

没错,呻吟。

有点像毛片里的那样。虽说是男人的声音,一把清亮的年轻人嗓子,挠得心里莫名其妙有点痒。

是不是最近太久没那啥过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见钥匙孔一转,苏沐橙已经大咧咧推门进来了。

跟着是倒吸一口凉气,她的声音跟着高跟鞋的踏声一起,在门口戛然而止。

叶修才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

一眼万年啊,他自己也跟着戛然而止了。

一个全身光裸,衣衫狼藉的年轻男人两眼含泪地横陈在他那皱巴巴还堆着脏衣服的床上,他的某个……咳……部位,还被自己攥在手上,……

苏沐橙眼都直了。

年轻人的衣服破破烂烂地散落一地,他只能抓过一件叶修的衣服挡住身体,满脸通红地想向后缩,却又苦于要害被人攥在手里,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像炸毛的小动物那样全身发抖:“你……你为什么……我的衣服为什么都坏了……你能不能、能不能请你松手?”

“呃,啊……………………抱歉……”

叶修放手前还仔细地审视了一下自己握在手里的东西。明明刚才还是根黑黝黝的电源线啊……

现在……唷,挺粉嫩的。

对方摆脱钳制之后立刻整个人缩去了墙角;叶修还意犹未尽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

太……玄妙了。

苏沐橙也意犹未尽地望了望两人:“原来……叶修你……”

“咳,误会。这怎么解释呢、”他看向角落里的贩售机,可是对方完全没有接收到他的求救信号,只是把头死命地埋低。

倒是奶娃娃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地睡在电脑椅上,吧唧嘴直吹泡泡。

“好吧,那这孩子呢?“

“呃,一不小心中奖……”

苏沐橙的眼神更加玩味。

我大概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叶修绝望地想。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547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