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林方]阱之鼠 06

开个天窗,保佑我不要窗。

*阅读注意

因为设定原因,世界和平大家都是好人相互都是好朋友是不可能的。

与原作的人物所属关系不尽相同,有一定偏差(众:我们都看见了你现在才说……

地名是胡扯的。(真的嘛?


06.

“接到线报,呼啸今晚会有动作,在双塘那边包了金满楼。”

方锐揣度了下距离,“我这近,我直接过去。”

“你先归队配枪再过去。”

“不用了吧,那多费时间,等到了黄花菜都凉了,”他看着街上一溜烟的红色尾灯,正是晚高峰堵塞的时候,“才出了事,他们还敢怎么着?”

“要不哥给你报销一诺基亚,你搁胸口口袋里放着挡枪,”叶修说得事不关己,“据说呼啸放话了,指了地点摆鸿门宴等F4,不知道霸图会派谁去。”

方锐嗤之以鼻。“呼啸的新坐馆眼睛跟长头顶上一样,他确定F4会去?”

“不得不去,因为这酒楼原先是霸图的。这段日子在明面上呼啸的势头也压他一头,要是这时候还不出来主事,敢情欺负老韩是吃素的。”话音顿了顿,方锐从话筒里都听得见他搓打火机的声音,“再说之前火并,直接导致F4洗牌,换了两个人,这时候不出来扛事情,那可不能服众啊。我猜今晚能见到新王,买定离手啊,你跟不跟?”

方锐没理他,眼睛黏在停在一个富二代身旁帅得一逼的炫红色街跑上,转头就去对人家出示了警官证:“抱歉啊紧急任务临时征用,感谢你的理解与配合。”

“……我们纯洁高尚的队伍中怎么混入了你这么个败类。”

“叶队你没听过吗,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他踹上油门,嗡嗡的引擎声特别给力,一拧把手调转车头,朝着反向轰过去。路过老林的书店时下意识地往里瞥了一眼,这才多久,刚才的两人都不在了;店里有张陌生的脸孔。

不是说没请工读生么。

好像心中黑色的阱口又近了一分,他把那份不安压抑下去,挂上蓝牙继续说:“对了,这么说来,我前几天见到一个人,当时没脑子转过来,现在想想也许是霸图的揸数或者白纸扇;我觉得他不简单。”

“说得那么玄乎,其实只是你没搞到人的信息,就凭直觉也敢跟上级汇报,什么工作态度。”

“见到长什么样了,小伙子长得干干净净的挺帅,身高在178左右,戴眼镜,从着装来看应该有轻度的强迫症。不吸烟,有很厚的笔茧,推断应该从事文书工作。从他身上气场来看,地位应该不低。”

“挺帅就不必跟我形容了。如果他正好在霸图的交账日出现在相关的地方,那就九成九了。”

方锐夸张地把座驾摆出弧度,从车流的缝隙中钻过去。“我正好看到他在看账本。”

“我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不好,运气好嘛这么轻松就碰上F4,还是四天王里头唯一有明面身份的人,霸图的总揸数,张新杰。”叶修声音平平淡淡的,丝毫不惊奇,“倒血霉的也是你碰上的是他,这是个狠角色,我猜你也许露了马脚。”他敲了敲桌子,“保险起见,今晚不用你来了。”

“领导,你玩我呢?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你的能力关我什么事,去找你男朋友证明啊。啊对了,因为今晚没你事,所以车我这边不批啊,你赶紧还人家去。”

“我靠叶不修你————!!!”


“这倒霉事我可不干,新杰那边你自己去说,”张佳乐把枪在十个指头上杂耍似的轮流转,跷着腿等林敬言收拾完毕,一边感慨,“人艰不拆啊。”

林敬言笑了笑,这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他把枪插进内袋。“方锐跟你说什么了,比我还护着他。”

“说你们相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张佳乐说着说着的神情还真有点感动。

老林险些没一个趔趄。“鬼灵精真能耐啊,立刻就能猜到你喜欢这种。”

人拍拍他肩膀,一副特别懂的神情:“不管怎样,老林我支持你。干我们这行的,脑袋都不知道寄在哪里,遇到个喜欢的就去追嘛。”

“那他要和我们不是一挂的呢?”

“那就用你的魅力征服他啊。”张佳乐满意地上下看了看,“嗯,这不挺帅的,拜倒在西装裤下没有问题。”

“可惜,今天应该没我出场的份。”

说话间下头的人走进来,“乐哥,言哥。呼啸的人差不多都到了。”

“现在的‘唐三打’是哪个?”

“就坐主位的那个最臭屁的脚都放在桌子上的那个,乐哥你一看就知道了。”

张佳乐站起来摩拳擦掌:“那我去了,给臭小子一点颜色瞧瞧。”

老林按住他的手腕。“今天不是来打架的,还是别引起纠纷为上。”

的确不是来打架的,是来玩命的,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不会还顾及旧情吧?现在这个二世祖摆明了要你的命,一本正经地拿马路北的地盘要换你。我说,”他凑近了点,“你就没点脾气?”


方锐混在人群中间。他在呼啸里的人脉还在,现在混在里头,换了身骚包痞气的装扮,扯散领口拨乱头发,看起来真和普通的灯笼没两样。“你安分点啊,是你说想见新老大我才带你来的。”

“是是,这么多年兄弟信不过我么,有事绝对不拖你下水,我保证。”他看了看四周,自信地拍了拍白花花露出一片的胸脯。“再说了,你也不看看我这浑然天成的气质。”

他心里对叶修比了个中指,你叫我不来我就不来?

表面上乖得很,骂了几句就说滚蛋吧你,劳资回家睡觉去了,把电话掐了。转身就来这儿。

人群一阵骚动。霸图F4一向不公开露面,即便是道上的人也少有见到真容;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前头有人伸长脖子先看见的,立刻嗤之以鼻:“霸图没人了吧,这像娘们儿似的也能主事?”

方锐被挤在人群中间,人群向后退着挤作一团,让出一条道。眼见着张佳乐的视线扫过来,他赶紧一矮身,猥琐地弓着背从人缝里瞄,跟着的一群人里都没有老林,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还没抬起来背脊就被带他来的朋友捶了一拳,捏着脖子拎起来,附耳低声斥责:“你怎么这么怂?”

“嘘,我这叫低调。”

“低调也不能给我们老大丢面子!”说话人心有余悸,好像真的十分害怕,“皓哥最看不惯给他丢面子的人。”

他说的是呼啸的二把手刘皓,一直在人前抛头露面,包括和警局的关系都是他去打点,总是一副人精的模样;坐馆在帮内具体事务上向来是不出面的。

但眼下的呼啸坐馆,二代“唐三打”唐昊正翘着腿,歪着半边身子,用毫不掩饰的嚣张表情瞧着来人,一副东道主的模样,昭告天下大鸣大放,恨不得打一行广告语我的地盘我做主。

“劳烦乐哥专程过来露脸,其实也没什么要谈的,就是吃个便饭,”年轻的当主摆了摆手,却没什么恭敬的意思,“一来是尽地主之谊,二来也要选你们吃得惯的。”这话里便满是讽刺了,毕竟,之前这可是霸图势力范围内的产业。

张佳乐倒是不怎么在意,双手往桌上一放,碗筷一推:“劳烦唐少费心了,不过我才来,人生地不熟的,都一样吃不惯,咱们还是谈谈正事吧。”


方锐借尿遁,从厕所隔间翻出去,沿着厨房的通道摸进里间。外头乌泱泱一片那都是壮声势的,听不到关键的东西。这次会面查得严,手机门口就交了,也搜了身,窃听器带不进去。更何况两帮换血,唐昊带了一批自己的人,以前警方铺进去的老底就没有什么太大作用。既然都冒了风险,干脆就冒到底,不然回去交不出东西又违反纪律,那嘲讽脸还不知道能怎么编排。

要在哪个包厢的话倒不好找,但唐昊架子大,反正包了场,一定要在最大的正厅中间摆席,倒是一眼就看见了。方锐刚摸到角落,就听碰地一声,二世祖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旁边两派的人跟刷刷地掏出枪,指着临近的对家的脑袋。

“乐哥,我奉劝你们最好把人交出来。这是我们呼啸的家务事,我们也给了足够的诚意。”

“我也奉劝你一句,既然霸图罩了,那就是霸图的家务事。前些日子,也不知道谁家管不好自己家的狗,出去咬死了两个条子,现在满城风紧,可又有不懂事的逼娃娃,在这节骨眼上摆对台,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他本来就不是慢性子的人,这一燎火气噼里啪啦就上来,语速更快,夹杂乡音,探手一磕,眨眼功夫就夺了一柄指着他脑袋的枪,噼里啪啦在唐昊眼皮底下给拆散架了:

“不是没人拿枪指过我脑袋,你不是第一个,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示意自己兄弟收了家伙,“呼啸的家务事我们也不想管,所以唐大当家还是看看自己椅子腿有没有瘸,坐着稳不稳当,再来管霸图的事吧。”

糟糕,方锐心想,这俩人不对盘。他们嘴里说的‘那个人’是谁?

这么一晃神,身后已经有霸图和呼啸两边的人带着怀疑的眼神走进,方锐赶紧抬头挺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假装不在意走开两步端茶倒水,突然被一只手拽住,将他扯进最近的隔间里。

“你在这搞什么?”

方锐一回头,险些撞上他的脸。

“……老林?”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悬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下意识地还像往常一样敲着,“你果然也来了啊……”

对方箍着他的手十分用力,将他猛地扯到靠墙的一边,外头几个巡逻的人走过去,没在意这里。“你偷跑进来的?”

方锐点点头。

林敬言一脸的哭笑不得。“进来干吗?”

“上厕所,看见没人管我就溜进来了,”方锐说得理直气壮,“找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猜的。外面又没看见你人。”他搓了搓鼻子,“就是真没想到乐哥竟然——”

他话没说完,下半句被一道破空枪响盖得严实。


评论 ( 21 )
热度 ( 168 )
  1. 静临是超级有魅力的绅士皇飞雪+飞雪连天。 转载了此文字
    日日日日日新书好开心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