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极短打-05[孙肖]

小事情生快~我们巨蟹座就是这么萌萌哒!

小事情生日所以我自己插一发孙肖。

自己点梗给心水这种事情也就我们巨蟹座这么伟大能做出来!


--


闭上眼,走,向前走!

去哪里?

哪那么多废话呢——让你走,你走就是了!

险些被推得一个趔趄,又被扯住双手,倒向身后的怀抱里。

你输给我了,所以一整天都要听我的!

他今天第三次大声强调。

……好吧……我知道啦。


肖时钦有点心虚地应了声。虽说打赌的初衷是想自己赢了这熊孩子可以安生一天不闹腾,结果这货运气不错,比了三把,都是他赢;还特别大度地说:小事情你这么输不起啊,那我们七局五胜好了。

只好认栽。

先说好,做奇怪的事不可以啊。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的也不行。

比他高一小截的男人像只大型布偶拢在后头,炎热的初夏滚烫的体温贴过来,澳得他浑身是汗。脚尖抵着脚跟,腿面贴着腿弯,把他向前抵。

走啊,迈步子,小事情!

……我自己会走,你先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哦,奇怪的事?什么算奇怪的事?

他把鼻尖往他脖颈里头攒了攒:这样算吗?

肖时钦痒得一缩肩膀:我是说!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的事。比如……嗯,比如……去对街上走过的女孩子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啦……或者、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事情……或者……

孙翔瞪圆了眼:你要跟女孩子说什么话?!先跟我说!

……

好吧,熊孩子不可理喻。肖时钦心累地探过手,揪着他的脑袋压低了点,揉了揉。

那就我俩,随便你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他在心里补了一句,只要不是脱衣服就行,并且飞快地打算起如果对方要求脱衣服——甚至脱衣服之后的工序,他所能采取的应急预案。

总之,输人不输阵,我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范的,肖大神暗暗下定决心。


向前走,

结果是自己想多了,他还是只说了这三个字,扯过领带把眼睛蒙上了,在后脑扎紧紧的,手忙脚乱就打了一个死结。

哎,有点紧,孙翔——

不许碰!

小家伙跟护食似的,啪地把他试图扯松领带的手打掉了:就这样,往前走;我叫你停你才能停。听见没?

怎么说呢,这么着也大概猜得到他要干嘛。有一点儿想笑,闭着眼能感到他跑到自己前面,砰地把门打开——

没事儿,走!再往前,步子迈大一点,我说你这样走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真的,前面没东西,我不骗你!

哎哎哎,这绕一下,绕一下,距离你三个身位格,9点钟方向,好的好的,这不就拿到PERFECT了么!

他得意洋洋:小事情你看我俩组个组合怎么样,绝对分分钟秒其他人。

话音未落肖时钦的腿就撞在了桌角上。

他揉着腿哭笑不得:嗯?组合?

那家伙显然也愣了一下,又硬起头皮:没事,不就撞一下!掉不了多少血!你听清我的引导啊!直着走,刚才是没在意,我保证不让你撞到了。我保证。

虽然说得如此笃定,但心里其实在打鼓;有种躁动又难以明说的情绪,在喉头烧燎着,焦虑得难受,快把与生俱来的自负都打压下去。


小事情……

嗯,我知道。

肖时钦继续往前走,步子迈得没什么犹豫,只是好像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就是PERFECT没有啦。

没有就没有嘛!!

小家伙还赌气起来了;他的气息好像突然凑得有些近,要是这货打算把我推回去重来一遍,我就不陪他玩了,肖时钦在心底打定主意。

可是没有。呼吸好像停在极近的距离,热的温度拂过嘴唇。他等了一阵,这样持续了仿佛很久,眼前的黑暗令人等得不安。

孙翔……?

那气息倏地逃了,飞快;肖时钦简直下意识地想追上去,他一步迈得有点太大,接着三四步便收不太住,好像透过黑暗将那个看起来挺高大可他就偏偏放不下心的身影看得太清楚,等着吧,看我不收拾你这熊孩子,他心说,长不大是吧,他嗅到奶油似的甜腻味道,像他每晚要灌下去长个子的牛奶味儿,挥之不去,近在眼前。


小事情!!停——停停停!


下意识地急刹车,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什么啊,还以为终点肯定是这家伙的怀抱——估计他也没空出去买什么礼物,只好把自己打包送我。

这一下的落空带上了自己的私心就显得大起大落,他伫在原地站稳了,没等孙翔开口他先一把扯下了遮眼的领带:

不玩了,我还得——

眼睫毛一筛,似乎沾了一点什么,凉而软的,擦过鼻尖;视线哗地变作一篇朦胧的雪白。


呃……

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笑得立刻蹲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小事情哈哈哈哈哈哈!!!

唉?我……唉?

他转过身,擦了一下唇角——甜的;软而腻的泡沫在口腔中溢开。他还要下意识地去擦眼睛,被人大喊一声“别动!!”三两个箭步冲到跟前,抓着他的手向两边扯开。

别动别动别动!

命令的话语好像在玩一二三木头人,被发现动弹的孩子要被坏蛋吃掉。他落在他手里,任人摆布,坏蛋的尖牙已经凑近他的脸。

真失算,但这下总该是一个吻了;绕了这么久,不过对这家伙而言,也算不容易。肖时钦叹了口气,认命地等着;可只感到眼睑微凉,紧接着浑身一阵过电似的麻痒——他猛地挣开他往后缩:

“你……你干嘛?!”

结果这熊孩子还一本正经地训他:

小事情你懂不懂!弄脸上的奶油不能用手揉知道吗!我小时候跟人打蛋糕战弄眼睛里去了!结果还去了趟医院!

别动!我帮你舔舔就好了!!


……心塞。

你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你给个准话行吗。


他疲惫地睁开眼,眼前还有一层白雾,但这下终于看清楚了,这操碎了心的熊孩子,扯着他两边的手,凑近得能看见他眼里的星星,看见他鲜红的舌尖探出齿排,

“啊,这里还有一点。”

湿漉漉地落上鼻尖。


肖时钦泪流满面。

评论 ( 7 )
热度 ( 215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