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某人的自留地。
全CP杂食,产出凭心情。
本人,毫无节操。

极短打-02[林方]

太太们这是你们点的林方。(可能会有点像方林。

集体刷屏太丧病了我只好先来一发。

购买情趣用品这梗是个什么鸟啊?!

我这人就是不能好好讲故事!

(哭晕在厕所

---


完蛋了,方锐看着黑黝黝杵在眼前的柱状物体想,我就知道要穿帮。

都怪老叶老魏他们想的什么屌主意!

“我想你哪里一定误会了……我明白了,您喜欢粗一点的,刺激一点的,也许违禁一点会更好。这不能怪我,毕竟我们还不够了解、……”

没错,老子这趟是负责盯梢的,可是在门口摆个煎饼摊也没问题啊!干嘛非要我——

“……我只是一个情趣用品导购员,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他在枪口下高举双手,背脊略向后仰:“你是一个好人。你……不能因为我向你推销万艾可就爆了我。我发誓——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枪口后面戴眼镜的男人温煦地笑了笑,好像他们的对话一直都在另一个世界的水平线上,没有掺杂别的什么爱恨。“那是什么意思?”

是、……是,……

方锐的眼睛在眼窝里骨碌碌地转,舌尖在口腔里咕噜噜地转,心脏也在枪口底下轱辘辘地转。太假的会被识破,太真的容易把自己赔进去;眼前这个人他盯了好久了,从他起夜的时间到他习惯性摸向耳后的小动作都了如指掌。放轻松点,他在心底给自己打气,就是追仔现在也该到手了,你搞得定的。

心跳得厉害。

“我真的,真的只是觉得这一款新品特别适合你。”他观察着他脸上架着的镜片,平光的,隔着两片树脂,过滤了危险的成分,看起来像是个工薪阶层的老好人,和充满了爱欲气息的粉色背景格格不入。

他殷勤地探出身子,胸口仍然向后躲,像是想把心脏藏在更远更安全的位置,但脖颈黏过来,恬不知耻地向前凑。

“我特别推荐这款变形龙,还有助勃器,现在情人节特价,买一送一。哦,还能参加千元抽奖,手气再差也能抽到瓶润滑剂呢。”

他其实说完就后悔了,完蛋,演的太过,一点也没有信达雅的境界。

可那家伙若有所思地盯着促销价目板,然后把枪收了起来。

“润滑液是硅基的还是水溶的?”

方锐卡壳似的盯着他。

“……这很重要吗?”不就是个赠品嘛。

“第一次的好坏很重要吧。”

“第一次的好坏和润滑剂没太大关系啊,质量过关就都能进去,”

这么零经验,方锐忍不住吐了个槽。不太对,我被他带着跑偏了,难道问题不在于——

“……您真的是来买情趣用品的啊?”带着一把枪,还用它指着我的脑袋?

“真的啊,不然谁特地进来,”顾客笑了笑,“那就这个特惠装,给我打包吧。”

好吧,也许干这行的脑子都不太清楚,谁让在枪口上卖命呢,不都这样,我懂的。干咱们这行的不也天天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碰到个对眼的就得及时行乐。他这么想着免不得从这个角度窥看了对方几眼,手侧内有厚茧,皮带用的旧了有点起皮,衬衫也并不收腰。但西裤笔挺,他揣测着底下的尺码如何。

“好了,刷卡还是现金?”

他一抬头,枪口又抵在眉心中央,后面的男人一副平常的模样,微微偏了偏脑袋,指了指后门的方向。

“那,走吧。”

“……哎?……哎哎哎哎??!……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先生,您不只是来买用品的吗……不然我不收您钱了,这些就算我请你……?”

不是吧,别这样,我可不想死在这里,他的子弹从这个角度射进来的话,我会被撞到后面的架子上,死在一堆按摩棒和润滑剂的包围下。

那可就太糟糕了,完全超出预定。我还没有和那个监视了一个月的家伙来一场正面对决,特别英姿飒爽正气凛然地向他介绍自己的大名,从公费斯托卡变成监禁PLAY,在审讯的时候顺理成章地把他按在桌子上。

一张黑卡被塞进他上衣的口袋里。

“我付钱的,”英俊的黑手党推了推眼镜,温和地笑着说,“就是想先试用一下。”


评论 ( 18 )
热度 ( 287 )

© 皇飞雪+飞雪连天。 | Powered by LOFTER